[普通预告] 【试阅】[新月家族][2014/7/25出版]《话痨梅夫人》作者:陈毓华

本帖最后由 幕后要长高。 于 2014-7-11 14:32 编辑


出版日期:2014年七月25日周五

她这失宠被放生别院的小娘子,怎过得比对门的将军还滋润?
她吃好睡好还凭刺绣功夫赚钱,他却潦倒落魄连餬口都有问题,
听说他遭皇上厌弃流放至此,她于心不忍请他来当长工,
没想到他不仅长得帅还很万能,修得好屋梁更愿为她入厨房,
虽嫌她话痨,但仍耐心听她唠刀,她本想安慰失意的他,
反而被他的话语暖了心房,他无视攻击她的荒唐流言,
诚恳地表示相信她,要她好好活著,
原以为经过前世经历,自己早已不信情爱,
现在却觉得有他在的日子很不错,只是不知他怎麽想,
她送他亲做的鞋袜试探,他不仅笑著收下还承诺一辈子对她好,
她满心欢喜,期待与他长相厮守,可却意外发现他的隐瞒──
他仍是受皇上宠信的大将军,来此只是为了办差,
若他的差事了结,这男人是否仍愿意留下来当她的专属长工?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1

评分人数

    • xianyao: 预告奖励虾米币 + 5 XMB

本帖最后由 xianyao 于 2014-7-11 15:24 编辑

第一章
天际一片阴霾,要雪不雪,要晴不晴的,肃宁伯府的僕役一抬头见天,心裡便犯滴咕,往年一入冬,棉絮般的雪早就能把庭院的路给铺白了,今年迟迟没动静,别是要积攒著一口气往下撒,这对他们这些干活的人来说,可不是件好事。
按理说这时候该是饭点了,各院子的丫头僕妇莫不忙著去大厨房替主子拿饭,但在东侧独立小院,却没人肯挪一挪屁股,跑那一趟。
丫鬟和婆子坐在院裡閒閒的咳牙,有一搭没一搭的扯著府邸裡的八卦,没有半个人留心屋裡头的主子要不要送饭、要不要伺候。
「可怜啊,十几天过去,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我看是不成了。」小媳妇同情的瞅了眼毫无动静的屋子,不由得在心裡叹了口气。
她还记得当初府裡办喜事,娶妻抬妾同一天,这边流水般抬进来的嫁妆,羡慕了多少人。
可那盛况离现在才多久?
也不过一年前的事。
「你这狗嘴,要是被隔牆的耳朵听了去,有你好受的。」同在一处干活的婆子多活了几年,多吃了几年的饭,很倚老卖老的啐了她一口。
她可没存什麽好心眼,只是这话一旦传到太太耳裡,她们这些嚼舌头的会有吃不完的苦头。
她不想倒这个楣。
这位伯府夫人说来可不是什麽好相与的主,自己的两双儿女疼得如珠如宝,有求必应,却把姨娘的庶子庶女当草。
人嘛,从自己肚皮出来的哪有不偏疼的道理,能做到宽容大度一视同仁的别说没有,可她活了一辈子还真没看过。
太太不喜庶子,对下人也刻薄吝啬的可以,别说甜头没他们的分,要犯小错,处罚都是连坐,他们少得可怜的例钱,每到月底总是所剩无几,下人怨声载道,但是为了混一口饭吃,不忍气吞声能怎麽办?
「就只是我们这院子的人道个长短,又不往外传,怕什麽?谁不知道屋裡的那位摔破了头,又病又伤的,还拖了那麽些时辰大夫才来,连大夫都说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小媳妇突然压低嗓子。「要我说,这京裡头大夫多得满街跑,府裡也不是出不起银子,怎麽就让一个大夫两头跑,诊完了香姨娘,才走了半个府过来替大少奶奶瞧伤,这裡头肯定有么蛾子。」
「你越说越不像话,你再门上不把帘子,我可要替你娘拧你的嘴了。」婆子沉下脸。
小媳妇在心裡啐了声,不悦一闪而过。
都同样在府裡当差,不过就多那几年资历,大家看她年纪大,不跟她计较,她还把自己当什麽?这般托大了,也不想想自己才是那个没眼色的!
「怎麽说大少奶奶待我们都还不错,这一年府裡归她掌,该我们的一文也没少过,大家拿钱回家也理直气壮多了不是?」小丫头有些胆怯的插了嘴。
「那有什麽用?总归那件事是害人害己,亲眼目睹的翠丫头说,是大少奶奶想把香姨娘推进月湖裡,这可是一尸两命,谋害大少爷子嗣呢。」大约十八、九岁的大丫头绘声绘影的说。
「你这是亲眼见著了?」有人反驳。
「是翠丫头亲口跟我说的。只是没料到那一位被香姨娘一扯,自己也落了水,这落水不打紧,头还磕著了岸边的石头,流了一滩子的血,可怕极了。」
「可不是吗,刚出事那会,大少爷一心顾著那一头,别说来瞧上一眼,就连听见也怕污了耳朵,还把通报的二丁子骂得狗血淋头,连带赶出门。」中等丫头一副包打听的模样。
「大少爷不待见大少奶奶也不是今天的事,打娶进门就这样把人晾著,要不是大少奶奶坚忍,啧啧啧……实在是缺德哟。」扫地婆子横插一嘴。
为了以示正统,大少奶奶住的还是嫡妻的正房,可那又怎样?得不到丈夫疼爱,没有倚仗的女人,比她们这些奴僕还不如。
「我听说大少奶奶打从一开始就是娶回来当摆设的,只瞒著她娘家,她那娘家据说只是个商户,这门婚事,真要说还是高攀了。」绑著长辫子的丫头一副了解的口气。
「呸,商户又怎样?八十几抬嫁妆,普通人家还拿不出手呢,大少奶奶究竟有多少家底啊?就嫁妆这一项也比那边那位强吧?青楼出来的花魁,那种出身……你们凑近来一点说,」婆子故弄玄虚,待大家的头都往她这裡靠,才神神祕祕的说:「听说啊,早不是清倌,抬妾都算抬举了她的,大少爷是什麽身分,居然要这样的女人,啧啧啧……我看是被鬼迷了心窍。」
「不就是酒馆裡说书先生说的什麽一见锺情,一心一意吗?」果然是天真的小丫头,一脸艳羡,和有经历的婆子、媳妇想的完全是不同一个方向。
1

评分人数

    • xianyao: 预告奖励虾米币 + 2 XMB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