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预告] 【试阅】[新月家族][2014/7/25出版]《香妃好毒》作者:寄秋

本帖最后由 幕后要长高。 于 2014-7-11 14:29 编辑



出版日期:2014年七月25日周五

因为发现王妃和人有私情,她被迫喝下一碗毒汤,
本以为这下会魂归地府,却不料——
一睁眼居然回到刚嫁入王府、意外落水的时候,
王爷还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温柔照料她,叫她爱妃?!
重生前,即使她再怎麽爱他,他眼中只有王妃,
所以老实说,这情况真是让她心中惊吓多于喜悦,
但这也是她的好机会,有助于她赢得他的心,
这回,她同样细心打理他的食衣住行,却不再让王妃抢功;
想法子让他和弟弟和好,不让他有所遗憾;
并且贩卖香品赚钱,好让他在战时能筹措粮草,
以免像前世一样,因有心人插手而获罪,
可没想到这样防备还不够周全,敌人又生一计,诬陷他通敌……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1

评分人数

    • xianyao: 预告奖励虾米币 + 5 XMB

本帖最后由 xianyao 于 2014-7-11 15:24 编辑

第一章
这……这不可能……不可能是王妃
一定是看错了,一定是她夜深了还待在外头,受了风寒,烧得头重脚轻,两眼昏花看错了,把哪个侧妃错当成知书达礼、婉约端庄的王妃,该找个大夫治治眼花的病了。
可是,那一身碧色绣荷花比甲、百花曳地裙,还有珍贵的月白绣柳锦衣,是何等的眼熟呀!不久前她还见那笑靥如花的女子穿在身上,玉指轻抚过衣裳,讚了一句—「三妹,绣得真好,真是巧夺天工,二姊没白对你好,给姊姊我增彩不少。」
二姊……那件绣荷比甲和百花曳地裙出自她手,外罩锦衣的青柳垂湖亦是她的巧思。因为二姊说旁人缝製的衣衫穿不习惯,总是彆扭得很,还是自家姊妹的手艺合心意,于是她连著三天三夜不眠不休,赶著在上元节前夕完成,夜裡烛火不足还伤了眼,连著好些时日看物不清不楚、模模糊糊一片白光。可为了二姊,她心甘情愿,谁教她只能依附二姊而活,这是她卑微的命运。
但是今夜为何让她看到令人痛心的一幕,高高在上又受尽宠爱的二姊,怎麽能做出那样的事,背著王爷与人有私情,二姊对得起一心疼惜,给予她荣华富贵的夫婿吗?
忽然房内的人往窗外看来,周盈瑞心一惊,转身慌忙离去。
三月清风拂过,竹叶沙沙作响,她慌不择路地从竹林穿梭而过,微喘、面色苍白而惊惶,手上绣著浅红海棠的帕子因纤纤葱指的紧捉不放而皱得不成样子,有如废布。
她慌著,不敢大声喘气,编贝玉齿紧咬著沁血的下唇,秋水瞳眸因惊惧而蓄满盈盈泪光,她走得飞快,好似有人在后头追赶著,不住回头的张望,心跳始终没法平复。
忽地,飘忽的黑影自周盈瑞眼前窜过。
「啊!」她惊恐低呼,雪白柔荑抚按著左胸,面上血色骤失。
「小姐、小姐,你怎麽了,是奴婢,你受了惊吗?」说话者压低声音,好似怕人听见。
「小、小青?」捂著胸,她惊魂未定。
月光下,影影绰绰,似有许多人。
「是奴婢。小姐,你有没有事?奴婢想著夜风微凉,怕小姐你在园子裡散步受了寒气,回屋取了件披风,谁知回来就瞧不见小姐了。」她吓死了,以为小姐失足跌落足以淹死人的荷塘。
王府别院,坐落湖光山色之中,有一处荷塘是引温泉水,池水冬日不结冰,一年四季可见各色荷莲开满水波荡漾的池面。
传言,曾有宫妃来此而不慎落水而亡,尸身未曾浮起,而后此池的荷花开得特别娇豔,以朱红色的血莲最受人瞩目,花开九十九莲瓣,片片鲜红似染上人血。
「我……我没事,只是走岔了路……」一说完,她苦笑,心口的涩意有如食了黄连。
别人走错路无妨,循著原路返回即可,无风亦无雨,风平浪静,前路虽暗淡却有引路灯笼。
而她走岔了路却是再无回头路,前路看似明亮平坦,可是她已明白了,这条路怕是走不下去了。
是尽头了吧!
「小姐,奴婢扶你,你小心走……小姐,你的手好冰,手心全是汗水,你怎麽了……」小姐的手好像在发抖,是著凉了?还是被她吓著了?小青不解又忧心地搀扶身子轻颤不已的主子。
脸色白如纸,她慌乱地捉紧忠心小婢的手。「扶……扶我回房,什麽都不要问,快回去。」
「是的,小姐。」小姐说不问就不问,她听话。
「……还有,都入府三年了,你还改不了口吗?不能喊我小姐。」宁王府裡的规矩严得会要人命,只要一句话回答得不得体,或者一个眼神有失恭敬,动辄掴掌、杖毙。可为了夏姨娘,她得撑住,行为举止不能有一丝差错,活得再卑贱也要咬牙活下去。
「小姐……是的,周侧妃。」小青喊得彆扭。
周侧妃……是呀!宁王侧妃,是个妾。二姊陪嫁的媵妾,在她的要求下姊妹共事一夫。
二姊应该也是喜欢王爷的吧!
可是,在无尽的呵护下,她为什麽还做得出那种事,难道王爷的深情厚爱在她眼中不值一哂?
回到流云小筑,面容清研、眉眼稚嫩的周盈瑞面上犹带不安的惊色,芳龄十八的她看来如初入府时的稚嫩,白裡透红的肌肤宛若初生幼女,乍看之下以为只有十五、六岁,少了少妇的妩媚娇豔。
她有著孩子般天真无邪的纯真面庞,可是她的心已经老了,与童真的面容恰恰相反。
尤其在今晚过后,原本不轻鬆的心更为沉重。
「小青,备水,我要淨身。」
「是的,周侧妃。」
两个服侍的丫头一左一右抬进一大桶热水,兑了冷水,待水温适中后,光滑如玉的柔腻身躯滑入冒著热气的热水裡,水面上轻洒一片又一片的月季花瓣,片片鲜豔若血。恍惚间,她看见自己的身体流出如月季花瓣般鲜红的血。
1

评分人数

    • xianyao: 预告奖励虾米币 + 2 XMB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