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将大山的书页翻起

我是山里出生,山里长大,可谓大山的儿子。

  大山的儿子爱看山。一年四季,只要周末无事,我都会约上几个朋友带上干粮和水一股脑儿扎进深山,爬上一座高一点儿的山峰,找一处视野空阔之地,或用刀砍柘出一块平坦之地,席地而坐,悠然的和群山对视。

  这是皖南的丘陵山地,海拔一千五六百米以上的高峰并不多,但一般都方圆数十公里群山相连。

  又是一个周末,席坐在花岗岩的峰尖上,带着从小到大对山的依恋,带着悠悠岁月不减的对山的思慕、饥渴与怀想,目空一切的扫描着由峰峦叠起的书页,贪婪的翻阅着,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般经典巨著。

  “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这话一点不虚,皖南的山真是叫人百看不厌的。比如此时的我,就喜欢怀揣着一颗恬静悠然的心,那么从容的看着你,看着你绵延起伏,跌宕多姿;看着你高耸俊逸如巨柱擎天伟岸雄奇;看着你千峰汇聚如骏马奔腾气壮山河;看着你蜿蜒百里如游龙昂首雄姿盖世;看着你低矮舒缓如绵羊姗姗悠然自得……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百看不厌的山,给予我的是不同的感觉与截然迥异的意象。

  春天看山就是看花的世界。当春风和煦,暖阳普照,林梢上乳黄色的浅芽,渐笼青烟之时,便是百花蕴蕾,吐艳馨香之际。漫山遍野的黄檫花的浅黄,四季青花的乳白,樱桃花的淡红,紫桐花的紫艳……将春山绘就成色彩斑斓鲜艳多姿的锦绣世界。这时我便也心花怒放,满脸灿然。

  夏季看山,则特喜欢那一望无边,宏阔如海般的葱茏绿意。看着那绿如海如洋一般随山势的起伏,流淌着,涌动着,翻滚着,回旋着……听着那风吹林涛,发出的呼啸,那溪鸣鸟语演绎出的浅呤低唱,享受着那山风幽幽的清凉,便有一种说不出道不尽的恬静、惬意与悠然。

  而秋天看山亦是看“花”的世界,只不过那花是红叶装扮而成的。当随着几轮冷空气的南侵,皖南便渐渐步入了深秋。 “秋入横林数叶红”,秋的标志便是红叶。当深秋之际,皖南山地,千峰汇聚,万壑通连,丛林尽染,漫山红透。你看山峦峰巅上绿树丛中杂生的枫林、黄檫林,红叶子树枝繁叶茂,团团簇簇的叶子经薄霜染后红的如五月杜鹃般艳丽,似仙人剪裁下片片大红印花的锦缎,飘荡、披撒在山峦丘壑间,在四周青枝绿蔓的烘托下,真是“万绿丛中千点红”,点缀出不是春山胜似春山的佳境。

  至于冬日看山,那定是遍谷珊瑚,满眼琼树的雪景了。当隆冬来临之际,有机会选在一个瑞雪纷飞之后,云开雪霁,进入深山,高处银装素裹,低处白絮堆积,阳光透过树梢上雪垛的缝隙洒在厚厚积雪的林间山路上,斑驳一片,银光耀眼。绝壁悬崖上,冰凌悬挂,形态各异,有的像利剑倒悬,有的像冰刀斜插,有的像汉白玉柱,有的像冰壶玉器。登上峰巅,居高瞰,千峰万壑俱披银装,一眼望去,如玉乳累叠,似白驹腾越,又恰如银蛇翩舞……

  而当选择不同时点看山则又当别论了。

  有时在阴晴不定,云卷云舒,瞬间晴雨,变化多端之际,走近你,看着你吞云吐雾,轻纱曼妙,仿佛自己也走进了天阶云树,不知云深处,山重水复疑无路,豁然开朗,桃花园内,不知今夕何夕……

  若是傍晚时分,晚霞夕照,云蒸霞蔚,锦装绣裹,虹桥接天,仿佛自己也踏着彩虹进入那霓裳羽衣且舞且歌,虎瑟鸾车,仙人如麻的仙界奇境……

  若是晨光里看山,当欣赏那云海日出之壮观与绚丽。你需选择夏日,于雨后晴明,露营山中,清晨日出之前,攀上峰巅,方能领略那高山峰谷间壮美的云海日出奇观。记得在一个盛夏的周末正当雷雨之后,与朋友露营在深山里。当晨曦初漏,天渐放亮,我们便攀上一座最高的峰峦,这时便发现自己站在了云头之上,白云成了巨峰的围裙,我们的下方便是茫茫云海。原先那大小峰峦低矮的此时已淹没云海之中堪称礁石而已;高耸的此时探出云海之上,成了海中的大小岛屿。而远山夹岸直逼天际,一涛白云,奔腾着,涌动着、翻卷着,乳白的浪花铺天盖地而来,携山填谷而去,何其壮哉!

  至于东方放亮,红墙筑起,云海开始沸腾,雾气渐渐由淡变浓,从遥远的东宇升腾向西泄流,穿过两处山岛之间的壶口喷涌而出,直向我们站立的峰头奔泻而来,那架势时而犹如脱缰之玉兔奔腾长驱,豪放而激越;时而又如苍穹仙女抛洒下款款轻纱,飞来荡去,舒缓、飘逸,缱绻而绵柔。

  待到红墙变亮,一个红球的上沿穿透红墙,跳出东宇的山脊迅速升越,并幻化成如霰般赤橙黄绿,五彩斑斓的光芒喷涌四射,撒在云雾之上,形成一种海市蜃楼般幻境。忽然之间,自己也竟觉得身处蓬莱仙境了……
goo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