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预告] 【试阅】[新月家族][2014/7/23出版]《谁在王府不挨刀》作者:艾佟


芍药虽为永昌侯府的嫡女,却因民间视双生子为不祥的习俗,
不仅与自己的双生胞姊从小分离,还被送到奴才家养大,
当她知道唯一固执亲近她的善良姊姊被推下水成了傻子,
她毅然自毁面容,投入门深似海的侯府,当姊姊的丫鬟保护她,
可她不凡的气质仍引起姨娘的防备,进而买通刺客痛下杀手,
好险她命够硬、运气够好,被路过的王爷救了下来,
他暗中助她一举将姨娘驱之别院,知道她的身世更是心疼,
执意帮她恢复身分,娶她为妻,守护她一生一世,
不说她也对王爷暗生情愫,就他对她的执著,也让她愿意嫁给他,
嫁进王府,王爷日日到她院子用膳休息,与她过著恩爱的生活,
她的受宠引起其馀侧妃侍妾的妒意,纷纷向她使绊子、扯后腿,
可在侯府斗遍后宅无敌手的她,自然不把王府的刀光剑影放在眼裡,
游刃有馀的与内院女人们见招拆招,甚至再次与王爷携手出奇招,
而且王爷不但愿意与她并肩作战,对其他女人更是丝毫不留情也不在意,
然而就在她摆平纷争,以为可以迎来平静生活时,却又有一则流言飘进她耳裡,
说王爷给她的爱只是对已逝爱妾的移情,她不过是个替代品……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1

评分人数

    • xianyao: 预告奖励虾米币 + 5 XMB
good3

【试阅】
第一章 侯府的神祕丫鬟
大梁建宁三十四年 永昌侯府

芍药失神的看著眼前的竹林,目光却穿透浓密好似无边无际的深处,落在一座深锁的院落—— 落霞轩。
据闻落霞轩有个故事,老侯爷最深爱的侍妾因为难以承受老侯爷病逝,发了疯,被老夫人关在这裡,一关就四年,最后死在这裡,这裡从此缠绕阴魂不散的冤魂,即使盛夏,也挥之不去令人颤慄的阴冷,谁也不敢踏进这裡一步。
芍药不知道这个故事有多少可信度,但她曾经被关在这裡四年,直至去年自毁容颜,方能走出这一座满是心酸悲伤的牢房。
「芍药姊姊,这儿闹过不少乌烟瘴气的事,还闹鬼,老太太非常不喜欢这裡,我们赶紧走吧。」瑞云平日也是个胆大的,可是一靠近此地,两脚就不由自主打颤。
老太太当然不喜欢这裡,这裡曾藏著永昌侯府不能见人的祕密—— 她,徐芍药。
永昌侯徐长荣的嫡妻孙氏怀了身孕之后,有一日全家去寺裡祈求平安,遇见一隐士,隐士直言腹中胎儿为女儿身,断言此女将极富极贵,不过……不过什麽?隐士不再言明,只道天机不可洩漏便翩然离去。
数月之后,孙氏的确生下女儿,不料是双生子。大梁朝向来认定双生子乃是不祥的徵兆,关系著一家兴衰,尤其世家大族更是忌讳。侯府老太太冯氏要求儿子下毒手处置晚半个时辰出生的婴孩,可是怀胎十月生下孩子的孙氏不忍,苦苦哀求,孩子是活下来了,不过,却不得不被送到乡下的庄子当奴才的孩子养大,直到五年前。
「你不好奇吗?」她从小就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孩子,家中日子不好过,为何父亲坚持她跟著哥哥与村裡的秀才读书学习?可是,无论她如何旁敲侧击,父亲总是反问她不喜欢读书吗?不,她喜欢读书!直到五年前,父亲因打猎受了重伤骤逝,随后一家三口被带来这裡,关进落霞轩,她才完全明白了。
瑞云打了一个冷颤。「我可不想跟鬼怪打交道。」
「仰不愧于天,俯不炸于人,何必怕鬼怪呢?」
「话是如此,可是说到鬼怪,总教人心裡发毛。」瑞云扯著芍药的衣袖。「我们赶紧将帕子送去给老太太,要不,大小姐午睡起来见不到你,又要闹脾气了。」
是啊,徐卉丹午睡起来见不到她,就会哭闹不休……明明是刚及笄娇豔如花的姑娘,只因去年此时一次落水,言行举止竟有如七八岁的孩童,老天爷何以对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如此残忍?可是,若非此事,她不会狠下心想走出落霞轩……芍药隔著面纱摸著左颊的疤痕,每回想起还能感觉到那一刻的痛,椎心的痛,却教她从此不再安于命运的摆佈。
姊姊也许今生只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可是有她,就不容他人欺负她,一如当初姊姊无意间闯进落霞轩,发现她的存在,从此不畏艰难的守护她,带给她欢乐,后来还拖著缠绵病榻多年的母亲悄悄来落霞轩……
两人来到冯氏的福禄院,冯氏正好午睡醒来,往常,芍药只要将帕子交给冯氏的大丫鬟绿珠就好了,今日,冯氏让绿珠将她请进屋内。
「奴婢向老太太请安。」芍药将手上的帕子递给绿珠。
绿珠将帕子呈给冯氏,冯氏打开帕子瞧了又瞧,见针脚整齐,满意的点点头。
「丹儿有进步了,这都是你的功劳。」
「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冯氏还是让绿珠从柜上的雕漆匣子取出一对梅花金簪打赏。
芍药不卑不亢的收下。
「你……竹芝轩若缺了什麽,差人告诉张嬷嬷,张嬷嬷会送过去。」
「是。」在冯氏面前,芍药绝对是恭顺的,连直视都不敢,可是她浑身散发著一股教人不敢轻视的气势,就像一个出生显达的千金小姐……她的确是,可现在在众人眼中,她只是生死握在主人手中的奴才。
「好好照顾丹儿,我不会亏待你,去吧。」
芍药福身告退。
冯氏看著芍药离去的身影,不禁晃了神,这个丫头够狠,孙氏求她的时候,自己随口一说:「只要她毁了容,破了双生子的咒,便同意她离开落霞轩。」她竟然毫不留恋的毁了那张绝美的容颜……若非丹儿,还有当初与她交换的郭家丫头在自己手上,她必然成为永昌侯府的心头大患。
芍药一走出正房,唇角微微上扬。对冯氏,她不是没有怨没有恨,毕竟她遭受的苦难皆是她一手促成,可是她不傻,冯氏在永昌侯府的权力甚至在永昌侯之上,她不得不虚与委蛇,就好像在皇上上面的太后,一个孝字压下来,永昌侯也不能不顺著冯氏。冯氏不能说是坏人,只是眼裡心裡唯有永昌侯府,至亲又如何?无论谁威胁永昌侯府,都必须剷除。
踏下廊前的台阶,芍药不自觉举手挡住午后的阳光。
「老太太有说什麽吗?」瑞云迎上前来。
「得了赏赐。」芍药将一支梅花金簪给她。
「这支梅花金簪真是漂亮……给我吗?」
「得了一对,我们各分一支。」
一顿,瑞云摇了摇头。「这是老太太给你的,我不能拿。」
「收下吧,平日我们也得不到这样的好东西,留著以后当嫁妆。」这一年来,冯氏藉机赏了她不少好东西,是想弥补对她的亏欠吗?带走郭家女儿,迫使郭家不敢说出她的身世,让父亲死前不能见亲生女儿一面,最后还将她关进落霞轩……这一切岂是珠宝首饰就可以补偿的?
瑞云害羞的脸红了,不过还是收下了。「若是我,绝对捨不得分给别人。」
「东西再贵重,也比不上人的性命。」她是好不容易活下来的人,自然不看重这些身外之物。
瑞云不明白芍药何出此言,可是芍药识字,写字就像画画似的好漂亮,懂的道理又多,不管芍药说什麽,她都觉得说得好。
1

评分人数

    • xianyao: 预告奖励虾米币 + 2 XMB
good3

TOP

一项很稀饭介个作者,,,咩哈哈
good3

TOP

书的名字挺有趣的
good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