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预告] 【试阅】[新月][2012/12/05出版]《抗婚孕妻》(幸福竹蜻蜓番外之一)作者:花袭



十年前,她多希望用孩子留住他,可惜并不能如愿;
十年后,她欲将他排拒在心门之外,却意外怀了孕……

身為幸福里的居民,朱沁红的人生到目前為止果真也很幸福,
不仅是旅欧的前国际名模,又是现任的模特儿公司秀导,
她的确是人生胜利组的顶尖分子,只要……那男人不出现的话,
当年他為前途狠心抛弃她后,她真不懂他俩还有啥好说的,
更不懂為何在他任教的大学偶遇后,他就开始对她死缠不休?
总是轻鬆化解她的故意刁难,还游刃有餘的讨好她身边所有人,
和当年截然不同,儼然是个好男人,害她芳心又悄悄為他颤动,
不禁给了他俩的未来一个机会,深信这次他定会好好待她,
然而,他的再度不告而别却彻底伤透了她的心,
她不顾已怀孕的事实,下定决心要与他情断义绝,
未料要忘记他真的好难,而重新现身的他又说自己别有苦衷……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1

评分人数

good3

楔 子
  「这裡是里长办公室报告〜这裡是里长办公室报告〜」
  听到是熟悉的声音,幸福里的里民们已经习惯稍微停下手边的动作,听听他们热心、鸡婆又爱搞笑的里长朱美花—— 里民们都称呼她一声「美花姨」,正準备报告的事项……
  「五月五号礼拜天的环保清洁日,要参加的里民现在可以开始报名,请里民到里办公室拿报名表填写个人资料,当天里办公室会準备餐点跟饮料,大家只要人到就好了,谢谢各位。」
  以上是「正经事」的报告。
  身為幸福里里民,大家都知道,美花姨最精彩的是接下来的「里民大小事」。
  「咳〜」
  美花姨咳了一声,再度拉开喉咙——
  「许家辉、许家辉,你妈妈找不到你,你说要到陈玉霖家写功课,但陈玉霖说你根本没去。你是不是跑到学校去打篮球了?若是的话,听到广播后立刻回家,二十分鐘内到家免处罚……」
  这广播重复两次,下一则——
  「王大伟、王大伟,你老婆叫你在回来的路上顺便买瓶酱油,还有,你的手机怎麼打都收不到讯号,你是死到哪裡去了〜」
  以上,「你是死到哪裡去了」一句,应王太太要求重复了三次。
  再下一则——
  「成雨夏、成雨秋、成雨冬,你们的姊姊今天晚上赶不回来,你们先把功课写完,七点到美花姨家吃晚餐,今晚美花姨有燉你们最爱喝的香菇鸡汤……」
  最后——
  「气象报告、气象报告,明天北部发布大雨特报,出门上班、上学、约会记得要携带雨具。
  「咱两人,作阵拿著一支小雨伞,雨越大,我来照顾你,你来照顾我……」
  这是美花姨的乐趣也是兴趣,在每次广播最后,总会唱个一两句过过乾癮,可惜咱们美花姨的歌声……还真的不怎麼样,哈哈……

  美花姨的歌声虽然不怎麼样,但她的桃花运可好得很,老公马大树(这是定居臺湾后所取的中文名)是巴西人,职业是远洋渔船船员,年轻时偶尔一次在臺湾靠岸,在同事的热情邀约下到同事家作客,而美花姨正好是该名同事的邻居,马大树对美花姨一见钟情,从此念念不忘,并展开积极的追求,最后终於娶得美人归,并且从此在臺湾落地生根。
  而随著冉冉岁月过去,美花姨的巴西帅老公马大树虽不敌疾病提早离她而去,但他留给她一男一女两个贴心的宝贝。马大树為了表现出他对美花姨满满的爱,在他们商议下,两个孩子都从母姓,因為混血的缘故,让他们兄妹两个完完全全就是俊男美女的典范,从青春期开始,追求、暗恋、喜欢他们的人就多到不胜枚举,成年之后,哥哥朱沁嵐成為了知名的医美名医,妹妹朱沁红则是国际名模。
  儿女的争气让美花姨在幸福里可说是「走路都有风」。
  只是话说回来,事业上的功成名就还不如拥有一个真心疼爱自己的伴侣与幸福温暖的家,美花姨一直是这麼认為的。
  而她的一双宝贝儿女,虽然男的帅女的美,事业有成又会赚钱,但在感情婚姻这条路上却走得颠簸。
  一个是老婆怀孕了却要办离婚;另外一个是始终停留在初恋的伤痛当中,一直不敢再爱。
  唉,这让她这个当妈妈的,都急白了好几根头髮。
  这该如何是好呢?每当想到这,美花姨就会在心中暗自祈祷——
  老天爷啊,请您行行好,就看在我朱美花这一辈子没做过坏事,当里长这麼多年,没有贪过一块钱,总是尽心尽力為里民服务的分上,保佑我一双儿女在爱情路上能够苦尽甘来,拥有幸福的人生……甘温啊……
第1章
  今天,对陆奕刚教授而言,算是颇為忙碌的一天。
  早上是满堂的教学课程,一直到中午十二点才下课,接著赶往总统府商议国资外交事宜,两点离开总统府赶回T大,準备三点鐘即将进行的校务会议……
  这样的日子跟行程很忙,但若跟以往当外交官时的生活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
  说真的,对於年届三十四岁这年,他突然将自己的人生规划做了一个大转向这件事,别说是亲人朋友,就连他自己也感到很意外。
  不过决定做了就绝不后悔,这是他个性当中比较坚持的一面,也是他对自己人生的负责态度。
  「很可惜,以你这个年纪在外交上所展现出来的优异表现,我可以确定,你在四十岁前一定可以坐上我这个位置。」决定离开外交官岗位时,他的顶头上司,曾经如此讚誉过他,并极力挽留。
  「不,我已经决定了。」他的坚持让顶头上司直摇头,直说国家失去了一个优秀的人才。
  不过,他的外交之路并没有因此中断,离开外交官的职位后,他接下T大政治系教授的聘书,结束多年在国外忙碌的异乡生活,回到了臺湾。
  在同时,他也受到顶头上司的举荐,从臺湾最年轻的几位外交官之一转任為国策顾问。
1

评分人数

good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