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完结] 【试阅】[耕林][2012/11/26出版]《驭妖3-「妖」不可貌相!》作者:枫飘雪



                           
抖下「妖」皮,华丽丽变身──
切记!非礼勿言,


不能说的祕密,不要告诉别人喔!
人生中最惊「恐」的事,莫过於半路杀出「亲阿爸」,
而且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选在最敏感的时机,
让她不得不怀疑他的动机不单「蠢」,还蠢翻了天!
在她要歷练的时候,她身边三隻善解人意的契约妖肯定全面戒备,
哪可能让他有近身的机会?
但是,她这个无缘的阿爸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灯,
动之以情宣告失败后,诡计、奸计不够使,还祭出了神器,
逼得她家「小三」不得不露出自己的庐山真面目──
竟是那披著豹皮的神界战圣──竹皓!
ㄟ……这天下事还真是无奇不有,原来妖神还可以「同体」!?
那麼,她是不是可以合理怀疑,她家那个看不出妖龄的「老大」,
是不是也隐藏著天大的、不能说的祕密?





网络版链接:
http://www.xmtxt.com/viewthread.php?tid=132184&fromuid=155402
1

评分人数

good3

精彩内容节录


第二十一章 偶遇

  璿先在宫明玨房间的四周查看了一番,确定附近没有异样,才放心地去别的地方寻找。

  可将整个客栈所有不见光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后,却没有发现,他微微皱眉,在脑海中叫著昭晨:「你有什麼发现?」

  「你来,我在王掌柜的房间。」很快地,昭晨就回答了璿。

  璿一听,立刻赶去王掌柜的房间。

  白天客栈人来人往,王掌柜与伙计都在前面忙碌,后面院子自然没有人来,璿很顺利就到了王掌柜的房间,只见昭晨站在那裡,伸手指了指王掌柜的床板,上面有一个很小很小的洞,洞边有些微乾涸的血渍,若不细看,根本就发觉不了。

  「吸食人血?」璿一看,立刻明白亡灵做了什麼事。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亡灵通常不是要吸乾一个人全部的血液吗?怎麼会留下王掌柜的性命?」

  太诡异了,没有意识的亡灵,只要碰到活物,无论是人还是妖,都会吸附上去,直到吸乾那猎物的最后一滴鲜血,王掌柜怎麼还有命在?

  「我也不懂。」昭晨耸耸肩,将床板放好,床上的东西归到原位,两人回到自己的房间。

  「莱茵森林根本就不适合亡灵生存。」璿在陈诉一个事实。

  莱茵森林虽是森林,可是裡面没有太多阴暗与腐败,反倒很清新,这种环境绝对不是亡灵最好的生存地点。亡灵只喜欢阴暗、血腥,并且有著大量腐败气息的地方。

  「无所谓,只要不伤到她,什麼都无所谓。」昭晨说得很现实,人随意往椅子上一坐。

  亡灵爱在哪裡落脚,就在哪裡落脚,只要不碰她,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爱怎麼折腾,随便。

  璿点头,他也是抱持著这种态度,「也许只是路过。」路过莱茵森林,碰巧不够体力支撑,所以吸食一些鲜血。要是真的在莱茵落脚,以亡灵的贪婪的性子,绝对不会还留下人命。「你去莱茵森林看看,我去镇上转转。」

  亡灵是一个还是一群,要弄清楚。至於莱茵森林是他们暂时的栖息地,还是他们已经佔据了莱茵森林,也要弄明白。要是确实莱茵森林不适合宫明玨修炼魂力,他们就要换个地方。

  「好。」昭晨点头,起身,直奔莱茵森林。

  璿则前往小镇,四处查看,他要知道亡灵是只袭击了王掌柜一个人,还是有其他的受害者。



  昭晨离开小镇,进入莱茵森林,就感觉一股潮湿扑面而来,满眼全是绿色,深绿、浅绿、青绿,深深浅浅地勾勒出莱茵森林内的生命气息,完全嗅不到一丝死亡之气,似乎这裡根本就没有亡灵存在。耳边只有风过枝叶的沙沙声,河水叮咚急速而行,河面粼粼泛满金光,清澈的泉水衝击著岸边,间或遇到河中的石块,啪地一下激起白浪,染湿了空气。

  昭晨蹲下身来,将手放入水中,感受著水流滑过他手臂的细腻触感。用心聆听著河裡的资讯,根本就没有发现亡灵的痕跡。

  要说莱茵森林还有什麼地方是阴暗潮湿的,也就是隐在茂密树荫下的河水,而这湍急的河水,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死亡气息。

  难道是他漏掉了什麼?

  妖力骤然凝聚,手一动,啪地一下从河裡抓住一条小鱼,银光粼粼在他的掌中痛苦挣扎。昭晨将牠握到眼前,阴鷙的目光盯著牠,「问你几个问题,想活命就乖乖回答。」

  小鱼在他的手中瑟瑟发抖,被他冰冷目光一瞪,再也不敢挣扎,只能摆摆尾巴,算是回答。

  昭晨冷哼著,手一鬆,将小鱼往地上一抛,鱼还未落地,淡淡的白光一闪,一个身著银衣的女子出现在河边。长得小巧玲瓏,是那种看上一眼,就会忍不住想将她拉入怀中好好疼惜的模样,容貌算不上国色天香,但也清纯可爱,水汪汪的大眼睛怯怯地瞅著昭晨,柔得彷彿要滴出水来。

  真是一个足以让人发自心底来疼爱的柔弱女子,不过,这些在昭晨这个冷血的人眼中,一律无视,声音极冷问著:「莱茵森林可有亡灵出现过?」

  「不曾。」怯怯的声音,好似蚊蚋,是一种一听就让人想好好呵护的声音。

  「地下支流也没有发现?」不在河水附近,是不是莱茵森林有地下支流?要是有地下的栖息地,倒也说得过去。

  「没有……」惹人怜爱的声音,让人有一种邪恶的衝动;轻轻晃动的长髮,诱惑地散乱著。

  「嗯。」昭晨点点头。

  「我可以走了吗?」女人弱弱的声音道尽无尽的委屈,靠近昭晨,空气中有水裡特有的香味,让人昏昏欲睡。

  昭晨微微抬头,眼神有些迷茫地看著女人,伸出手,缓缓地抚上女人的脸颊,双眼带著一种贪婪的欲望。

  「我可以走了吗?」女人再次柔声问了一句,语速极慢,忽闪的大眼水汪汪的,有说不出来的诱惑。嘴裡说著走,却伸出手来,食指轻轻地划过昭晨的手臂,若有若无地带著挑逗。

  「当然……」昭晨低声说道,手还贪恋地抚摸著女人的脸颊,感受著那滑腻的触感。

  「跟我一起来,好吗?」女人诚意地邀请著昭晨,那纯洁如婴孩的表情,任谁都拒绝不了。

  「去哪裡?」

  「跟我一起……唉!」急促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女人的话,她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因為昭晨的大手死死地扼住她的咽喉,白皙的小脸瞬间通红。

  惊愕地盯著对面男子冷戾的表情,佈满杀意的双眸中,哪裡还有刚刚的迷茫。

  怎麼会?她的惑术从来就没有失败过,哪怕是比她等级高上许多的妖。不该有妖可以抗拒她的,难道……他不仅仅是妖?

  已经没有时间让她想明白,脖颈猛地被收紧,她带著疑问,香消玉殞。

  昭晨鬆开手,任由眼前的女人软软倒下,嘲讽地看著她回复原形,「不自量力。」

  小小的妖,竟然想惑乱他的心?真的以為他是普通的妖吗?

  左右望了望,莱茵森林裡没有亡灵,那麼,那些亡灵是从哪裡来的?他们不再莱茵森林裡,难道还有地方比莱茵森林更适合他们?

  「昭晨,来小镇旁边的山腰,我等你。」脑中突然响起璿的声音,昭晨一愣。是不是有所发现?

  不再多想,急忙飞奔而去,很快就到达半山腰,看到璿站在那裡,一脸的凝重,几步上前,他问道:「怎麼,在这裡发现亡灵的老巢了?」

  璿摇了摇头,「没有。」

  「没有的话,你叫我过来做什麼?」赏风景啊?昭晨感觉有些好笑。不过,他也知道璿作事不会那麼没有分寸,这裡必然有古怪的地方。

  「我在小镇转了一圈,发现……」璿没有回答昭晨的话,兀自说道,「很多死亡气息,很弱,但是很多。」

  「很多?」昭晨立刻被这个答案吓了一跳。很多的意思,不就代表有很多的亡灵?很弱的死亡气息,就说明很多人被亡灵袭击,却没有毙命。而没有立刻毙命的原因是……亡灵有了意识、有了思想?

  「咱们真是幸运,能碰到有意识的亡灵。」昭晨苦笑著,亡灵一旦有了意识,对付起来,难度可是大大的增加。

  「你看。」璿伸手指了指山下。

  昭晨抬眼一看,顿时呆住。

  只见山脚下的小镇上空,笼罩著一层淡淡的黑雾,就好像是什麼烧焦后產生的黑烟,被风一吹,扩散在空中。

  而且,这层黑雾很诡异,一直停留在小镇上空,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像个盖子,无形的雾气盖子,将小镇扣了个严严实实。

  「这是亡灵……群?」昭晨不确定地说道。如此大规模的死亡气息,绝对不是一两个亡灵能散发出来的,很有可能是上千。

  「你怎麼看?」璿脸上没有惊讶,虽然一次见到这麼多亡灵的机会并不多。

  「我敢肯定,绝对不是楚浩珅派来的。」昭晨极為认真地下了结论,「楚家想派他们,也没有那个本事。」

  亡灵可不是人类可以控制的,跟妖兽不同。他们是死亡的產物,只服从自然的力量,也就是属於生物最原始的渴望——生存!為了生存,他们需要进食,而他们的食物,正是生物的血液。

  每一个亡灵都会凭著本能找到生物,為他们延续力量。所以说,亡灵大面积聚集的可能少之又少,没有意识,只靠本能的亡灵,除了最原始的渴望之外,是没有合作这回事的。

  昭晨说完那句,也知道璿不会理他,任谁都知道楚家没有这个能力,於是继续道:「应该亡灵主控制了亡灵。但是,亡灵主有这麼高等的智慧吗?」

  所谓的亡灵主,也就算优胜劣汰的產物,可以小面积地控制部分亡灵,但是小镇上空笼罩著这麼多的死亡气息……这绝对不是亡灵主可以控制的数量。

  「这裡不能待了。」璿说出他的想法。不管是亡灵、亡灵主,还是其他未知的东西,都跟他没有关系,只要宫明玨没事就好。

  「什麼时候走?」没有必要惹上麻烦,昭晨十分赞同。

  璿想了想,说道:「今天跟她说,明天啟程。」

  「明天?為何不今日就走?」省得夜长梦多。

  「太突然了,她会怀疑。」璿垂眸道,「要是让她知道小镇的人有危险……」后面的话不用璿说完,昭晨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无辜的人受到生命威胁,那个女人能放任不管吗?她一定会努力想解决吧?就算告诉她,他们也无法预知这个力量的缘由;就算她怕他们有危险,悄然离开,恐怕也会良心不安。那种内疚,会伴随她一辈子。

  「嗯,那就跟她说,找到了其他地方,很适合修炼魂力。」昭晨叹了口气。谁叫那个女人无赖又善良?真是太特别了!

  璿点头,同意昭晨的说辞。

  两个人又在山上及小镇内探寻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亡灵的痕跡。可越是没有发现,就越担心,同时也更坚定了他们的决定——明天一早就离开,这裡太诡异!



  回到客栈,两人若无其事地等到宫明玨回来,用过晚饭,閒聊地问了问宫明玨观摩的情况,果然不出意料,她还是没有什麼收穫。

  「我跟璿今天去莱茵森林查探了一番,觉得离这不远的峡谷更适合你修炼。那裡地形独特,吸收天地精华,能激发你的魂力潜能。」昭晨很自然地将话题引导出来,「你现在这样只看他们练习,对你来说,根本就没有用处,还是别在这裡浪费时间了。你觉得呢?」

  「是吗?有更好的地方当然好了。」宫明玨丝毫没有察觉昭晨他们是另有目的,一听到有可以直接修炼的地方,开心地点头,「我还是觉得直接刺激比观摩好。那咱们什麼时候啟程?」

  「明日。」璿说道,「你没有时间浪费了。」还不知道经过一夜,那些亡灵会发展成什麼样,当然是越快越好。

  「好,没问题。」宫明玨以為璿说的是楚家的事情,也同意地点头,「那今天大家都早些休息,明日一早就走。」

  昭晨他们离开后,宫明玨不疑有他的洗漱后,爬上床睡觉。一想到明日可以直接去歷练,她兴奋不已。

  没多久,她感觉得身体越来越沉,似乎被什麼东西给压住,喘不过气。手动了动,想要挣扎,却发现根本就无法移动分毫。想要喊,可别说是发出声音,就连嘴都张不开。

  那莫名的压力好像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瞬间淹没了她。空气被生生夺走,无论怎麼呼吸,都得不到半点空气,大脑开始有要罢工的跡象,心跳也越来越快。

  恍惚间,她好似置身在一片漆黑之中,冰冷冷的风好像蛇般,凉凉地、湿湿地滑过身体,想跑,脚却好似被钉住,无法挣脱,只能眼睁睁地感受著地面像有什麼东西钻出来,顺著她的腿蜿蜒而……身体被紧紧地勒住,感觉到血管在蹦蹦地跳动。

  什麼东西?宫明玨奋力地挣扎,可无论如何努力,就是无法移动。

  啪地一声,黑暗的世界崩塌,眼前一亮,身体上所有的束缚与不适,全都不见,耳边的玉蔚儿急急地叫出声:「主人,你听得到吗?睁眼看看我!」

  「蔚儿?」宫明玨睁开眼,看著在她眼前焦急得快哭了的玉蔚儿,「怎麼了?」开口,声音极尽沙哑,连声调的起伏都无法控制。

  璿走了过来,手覆在宫明玨的额头,暗用妖力,温暖的热力顺著宫明玨的额头窜遍全身,驱赶走血液的冰冷,缓解她全身的僵硬感觉。

  「璿,到底怎麼了?」宫明玨即使再笨,也知道发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甩了甩了头,脑中的眩晕在璿的热力下被驱散。

  「诺,有好东西!」昭晨嬉笑著举了一个东西到宫明玨眼前。

  宫明玨一愣,却没有尖叫,微微震撼后,她极其平静,「殭尸?」

  那是一隻手掌,肉已经腐烂得差不多,多处都露出白森森的枯骨,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曲著,看起来分外狰狞,好似是剧烈挣扎的时候被人硬生生扭下,一切的姿势都停留在最后的时刻。

  「楚浩珅可以控制殭尸吗?」

  「不是殭尸,是亡灵。」说著,璿嗔怪地瞪了昭晨一眼。拿那个东西给宫明玨看,不怕吓到她?

  昭晨则是很无辜地耸耸肩,眼神挑了挑宫明玨,意思是,宫明玨像是被吓到的样子吗?

  「亡灵?」宫明玨疑惑地看向璿,「什麼东西?」亡灵和殭尸有什麼区别?不都是死的吗?

  「亡灵是靠鲜血存活的,他们没有思想,只是依靠生存的本能去吸血,不会受人类控制。」璿一句话,就向宫明玨解释清楚,「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你,恐怕是整个小镇。」

  「本来我们是打算悄悄带你走,不过现在他们惹上了你,就没有那麼简单了。」惹了她,别说亡灵,就是地狱,他都敢闯!昭晨手中幽蓝的地狱之火忽地升起,只见那腐烂的手掌瞬间烧成灰烬。

  宫明玨看了看他们,轻轻笑著:「看来是命中注定要我们当一回好人。」她怎麼会不明白昭晨与璿的心思?不告诉她,就是怕她心裡不舒服。

  「你们能确定完全没有问题?如果你们没有把握保证自己不受伤,我们就连夜离开。」

  她不是圣人,没有办法捨弃自己朋友的性命去救别人。如果是单单只要她的命,没问题。但是关乎她朋友的安危,绝对不行。如果非要在她的朋友与小镇之间做选择,那麼,毫无疑问,她选择朋友。

  说她自私也好,无论如何,那些人在她心中的位置永远没有朋友重!她不是圣母,為了旁人,可以牺牲掉自己的亲人、朋友。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有身边的亲人完好,行有餘力,她才会顾及旁人。她不能踏著自己亲人的鲜血去扮演仁慈,用朋友的鲜血换来仁爱的名声,她没有那麼无聊!

  昭晨笑了,伸出手,用力地揉乱宫明玨的一头青丝,什麼都没有说,只从他有力的手中传递他的心情。这个女人……真是害他不浅!

  「讨厌!」宫明玨一拍昭晨的手,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她又不是狗,干嘛这麼摸她?

  「对了,」宫明玨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急急地问著:「那儿噁心的东西没有碰到我吧?」她是不大害怕骷髏腐尸什麼的,但是被碰到会很噁心的。

  「我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吗?」璿淡淡地开口,说得是理所当然。

  而他的话,让宫明玨笑弯了眼眸。

  「我们四处查找过,根本就没有发现亡灵的聚集地,这点很诡异。按理说,他们一向都喜欢阴暗潮湿的地方。」昭晨还是有些不解,这麼大批的亡灵是怎麼隐身起来的?

  「坟地呢?」宫明玨突然说道,「会不会在坟地?」坟地不是很阴暗潮湿,而且还有腐烂的尸体?

  「对哦,主人。」玉蔚儿赞同宫明玨的话。他临睡前已经从昭晨的嘴裡得知亡灵的事,也很同意璿与昭晨的决定。

  「坟地?」璿想了想,「按理说,那种地方不适合亡灵修炼,他们更希望周围可以有活物来供他们吸血。」

  「潜伏在坟地,然后入夜来小镇行动,不是很好的方法吗?」宫明玨奇怪地看著他们。他们平日这麼聪明,怎麼会想不到这点?不应该啊!

  昭晨苦笑著。看来这次亡灵群的智慧不是一般的高,不仅知道分次吸血,更知道选择安全的地方。故意避开他们以往会选择的地方,找了一处他们从来都不会待著的所在。

  「看来我们是被愚弄了。」昭晨感慨著。

  「现在去看看吗?」宫明玨霍地站起身来,「如果他们想袭击我,是不是说明他们同时也在袭击别人?」

  「不行!」璿想都没想地拒绝,「明天天亮了再去坟地,今晚好好休息。」现在还不知道亡灵发展到什麼程度,贸然在黑夜出去,伤到她怎麼办?

  宫明玨点点头,「那好,先休息。」说著,看了看刚刚被昭晨掀翻的床板,想著那裡被腐烂的尸体碰过,她就感到噁心。

  「你去隔壁房间休息,蔚儿、昭晨,你们在这裡睡。」璿怎麼会遗漏掉宫明玨的情绪?见到她看的方向,他立刻就明白了。

  「那你呢?」昭晨问道。他睡哪裡都无所谓,问题是璿要睡在哪裡?

  「我当然是要贴身保护她。」璿瞥了昭晨一眼,理所当然地道。

  「不行,我也要!」昭晨立刻大吼著。黑夜、同室、独处……太可怕了!他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你要什麼要?」宫明玨拍了昭晨一记,「老实睡觉,养好精力,明天还要去坟地。」转过头来,「璿,你也进隐藏空间好好休息。」房间只有一张床,她总不能让璿睡地板吧?还是空间内舒适一些。

  「嗯。」璿点头,不屑地瞪了昭晨一眼,似乎是在嘲笑昭晨的胡思乱想。以為每个人都跟他一样满脑子不正常思想?

  昭晨汕汕地摸了摸鼻子,看著宫明玨离开。他难得碰到这麼一个特别的女人,小心一些不行吗?
1

评分人数

good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