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预告] 【试阅】 [耕林][2012/11/26出版]《丹姬1-上仙山煮饭去!?》作者:峨嵋



村姑变仙姑,法宝竟是神猪防身?走遍天下,全靠一招扮猪吃老虎!?
苦情饭婢+天才修仙美恶少  读者誉「经典中的经典」


峨嵋‧最出乎意料の浪漫异界恋物语
堪称是本世纪长得最像村姑的孤苦少女朱朱,
却被天赋异稟的修仙少年强迫收為饭婢,
还被一起强拉上仙山拜师修炼,以便可以天天煮饭给她少爷吃!
人在江湖打不过人家的苦情朱朱,只好包袱款款,认命上山去当煮饭婆。
岂料,世事真是难料,被眾人讥為天生废物的她,
竟莫名其妙获得仙山上的高级别炼丹长老赏识,给收為入室大弟子,当起「偽仙姑」来。
本以為以她那「煮饭婆」的资质,未来的修仙生涯必定会惨兮兮,
结果煮啊煮的,竟然给她煮成了炼丹煮灵药的高手,
甚至还在山上「捡」到一隻神奇的喷火猪,一人一猪因而组成了「朱猪仙锋队」,
炼丹打怪一把罩,从此前途………一片光明!?

1

评分人数

good3

精彩内容节录


    血腥味,浓烈得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广场上两根大铜柱下,牢牢捆绑著血肉模糊的一男一女,一声声沉闷的惨哼从他们的鼻腔中喷出,两人的嘴巴都被麻核塞住说不出半个字,微弱的惨哼声却如雷鸣般震慑著广场上每一个被迫观看他们受刑的人。

  广场两侧罗伞下坐著十几名艳妆华服的美丽女子,她们身后站著不少宫娥太监,此刻都被惊得面无人色,全然顾不上仪态礼节。

  坐著的这些女子都是当朝太子的嬪妃姬妾,就在几日之前,场中那个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女子也是她们中的一员,此刻却成了这般模样,就算是往日裡曾与她争风吃醋,把她恨到骨子裡的现在也不忍看她的惨况。

  铜柱上的两人赤身裸体被渔网紧紧裹住全身,两名负责行刑的侩子手掌中各执一柄柳叶小刀,银光一闪,便是一片血淋淋的皮肉跌落在身边助手捧著的铜盘中。

  两名侩子手与他们的助手神情冷漠,似乎在他们手下身受凌迟酷刑的并不是他们的同类,而只是两块没有生命的木头,毫不迟疑手法精准地挥出一刀又一刀……

  太子殿下下令要这双胆敢背著他通姦的男女身受凌迟千刀之刑,那他们就必须好好挨完这一千刀才能得到解脱!

  她坐在广场前的一个高臺上,被一身玄黑绣金龙锦衣的太子殿下搂在怀中,艳阳之下她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只觉得寒冷,彻骨的寒冷。

  那一声声惨哼好像催命的咒语,让她止不住浑身发抖,她很想掩住耳朵逃离这一切,但是她不敢……也不能。

  环在她腰上的手臂如同一个铁箍限制了她所有的行动,她只能努力把身子蜷缩起来,努力强迫自己忽略掉身边正在发生的可怕事情,忽略掉那个下令製造这一幕惨烈酷刑、此刻正紧紧抱著她的可怕男人。

  察觉她的颤抖,太子殿下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将她又更搂紧了一点,低头咬著她的耳珠,懒洋洋道:「我可怜的小美人被吓坏了?别怕……你乖乖的听话,我会好好疼你的。」

  听话……听话……如果她不听话呢?她完全不敢想像等待她的会是什麼……

  耳朵被咬得又痒又痛,灼热的气息喷在她耳中,激起了她又一阵颤抖,她紧紧闭著眼睛,希望那两个侩子手能够快快给受刑者一个痛快,也希望抱著自己的太子殿下能够也给她一个痛快……她总觉得在下一刻,这个男人就会毫不留情地咬下她的耳朵,然后一口一口将她生吃下去。

  太子很享受她伏在他怀裡瑟瑟发抖的荏弱模样,双手开始放肆地在她的身体上游移,像是一隻捕获了鲜美猎物的饿狼,得意地检视著自己的收穫,考虑该从哪里咬下最為美味的第一口。

  她努力控制身体不要因為过度的害怕和羞辱而闪躲,她太清楚,每次不自觉的轻微闪躲,都会遭到惩罚,她越想逃避,最后受到的羞辱折磨会越彻底。

  耳朵上的痛楚麻痒并没有结束,太子似乎特别喜欢舔咬她的耳珠子……

  她还记得两年前,皇后派来的一个吗吗发现她未穿耳洞,便自作主张地為她扎了两个耳洞戴上珍珠耳坠,结果他发现后,当场便下令将那吗吗一双手剁了下来,理由是「碰了他的东西」。

  从那以后,伺候她的宫人越发战战兢兢,看向她的眼神再没有半丝亲近温和,只剩下小心与戒慎,更不敢轻易碰触她了。

  两人在臺上亲密相拥的模样,放在平时,不知道要羡煞多少东宫妃嬪,但是现在所有人都被广场上惨无人道的血腥场面震得心神大乱,心底裡隐隐同情起那个被搂在太子殿下怀中的少女来了。

  伴君如伴虎!尤其是一隻嗜好血腥杀戮又喜怒无常的恶虎!

  广场上的酷刑还在继续,好几个被迫前来「观礼」的嬪妃忍不住弯腰干呕起来,更有几个直接昏倒了事,但是没有人敢提出要先行离开。

  太子殿下的意思很明白,要让东宫裡每一个人都知道背叛他的下场!

  浓重的血腥味似乎大大刺激了他的情绪,他毫不忌讳地在光天化日大庭广眾之下,将手滑入她层层衣衫之中,肆意揉捏起她的身子。

  有人可以救救她吗?强烈的日光眩得她眼睛发花,眼角餘光所见,站在臺上伺候的太监宫娥一个个退到了台边,别过脸不敢多看这边一眼……

  「乖乖的听话,知道麼?」低沉警告在耳边响起,身体被举起了一把压在前面的冰凉青玉案上……

  这是恶梦,只要醒来就好!只要醒来!

  用尽全身的力气,朱朱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已经开始发黄的土布帐子,空气中漂浮著山中特有的清新草木气息,不是那浓厚得彷彿要将她淹没的糜艳熏香……

  她定定心神,默念道:「那是噩梦罢了……」

  失控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朱朱坐起身看著房间裡简单到简陋的摆设,只觉得一阵轻鬆,有种近乎劫后餘生的解脱感觉。

  她随手披起衣服下床游魂一样走到厨房,侧头想了好一阵都没想明白為什麼自己好端端地会老是做这样的梦。她看不清楚梦裡那些人的五官轮廓,却清楚知道他们的身份过往与彼此之间的关系,甚至当她身陷其中成為女主角的时候,她好像拥有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知道「她」身上曾发生的所有事。

  梦醒了,一切又再度模糊起来。

  低头看看面前铜盘裡自己的倒影,朱朱深感鬱闷——一张典型的淳朴小村姑面孔,还是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那种,眼大而无神,眉毛稀疏鼻子又扁又小,梦裡那些小宫女大概都比她漂亮一百倍,那个什麼太子会喜欢这种乡土风格吗?这得多重的口味啊!

  朱朱百思不得其解,她明明记得自己不过是个父母双亡的小孤女,跟著外婆逃荒到这个小村落户,半年前外婆也走了。在她贫乏的记忆裡,别说什麼皇宫太子,连个像样的芝麻绿豆官都不曾见过。

  那一幕幕感觉朦朧又真实的场景,她是怎麼幻想出来的!?

  想起梦中种种,朱朱忍不住脸红,就算自己是春心动了梦到这个也太离谱太荒谬了,她脑子没毛病,又是黄花小闺女一名,怎麼会幻想跟个嗜血变态的家伙那个那个呢?

  朱朱随手拉过墙边架子上半旧的帕子扔到水裡,打碎自己的倒影,然后捞起来拧干用力擦脸。

  擦掉三层皮也擦不出个美女来!一个梦而已,想那麼多做什麼?朱朱翻个白眼,认命地转身去生火做饭。

  一大一小两碗野菜汤麵刚刚做好端到桌上,屋门就被人从外边粗暴地踹开,一个看上去大概十七八岁的青衫少年大步闯进朱朱的地盘,背著光也看不清楚他面貌如何。

  少年瞄了眼桌上的野菜汤麵,皱起眉头恶声恶气质问道:「就吃这个!?我昨天拎过来的两隻五色锦鸡呢!?」

  朱朱被恶客吓了一跳,反射性地倒退几步,囁嚅道:「早、早上吃太油的不好,我、我、我中午做给你吃行吗?哎哟……」

  一句话没说完,耳朵就被青衫少年伸过来的爪子一把揪住,一张脸凑到她面前骂道:「你猪脑袋裡装的什麼东西?我跟你说了今天一早要出发到圣智山拜师,去了就要一直留在山上,中午还吃什麼五色锦鸡?」

  近处看得分明,少年长了一副极好的容貌,剑眉星目,五官精緻俊雅中蕴含了一丝妖魅冷然,就算横眉竖目地发火,也依然好看得很。

  朱朱不会形容,只是忽然想到一句不伦不类的话:任是无情也动人。

  她怎麼会想到这麼文縐縐的句子呢?她好像没进私塾也没读过什麼书……不过她习惯性的走神很快被耳朵上的痛楚所取代。

  少年挑起左边眉毛,不屑而兄恶地打量著她,那眼神明明白白地表示:如果没有一个让他满意的交代,他会拧掉她的耳朵!

  朱朱痛得眼泪汪汪,低声下气道:「那、那我现在去做给你吃……」狡辩会被暴力镇压,老实承认错误并马上改过,还有一条生路。

  青衫少年重重哼了一声,鬆开她的耳朵道:「等你做好天都黑了,还怎麼赶得及出发?行李收拾好了没?赶紧吃完了跟我走!」

  「啊?行李?」朱朱一脸茫然,她记得少年前两天曾跟她说过要上圣智山拜师修炼的事,但是他家在隔壁又不住她这儿,她怎麼给他收拾行李啊?不对!他说要跟他走!?

  刚刚逃出生天的耳朵再次落入魔掌,少年狠狠拧了一下怒道:「笨猪!你当然跟我一起去圣智山,这都要我吩咐提醒不成!?」

  泥人也有土性子,朱朱一边奋力抢救耳朵,一边低叫道:「我又不要求什麼长生大道,去圣智山干什麼?」

  少年一愣,气道:「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我愿意带上你,你还给我拿乔!?」

  「我不想修仙,留在这裡挺好的。」朱朱好不容易挣脱魔爪,护著耳朵飞快跑开。

  「你在这裡无亲无故,饿死了都没人管,跟我到圣智山去拜师,只要能够成為外门弟子,一辈子衣食无忧,有圣智派包吃包住供奉到你死掉那天,难道不好?」青衫少年眼底裡闪过一丝算计,收敛了火气哼道。

  他跟朱朱相处将近一年,已经大致摸清了她的想法,自然也很明白什麼东西对她最有吸引力。此去圣智山路途遥远,再快也需要两三天时间,如果不能说服她自愿跟从,倒是件麻烦事。

  果然朱朱一听便动了心,不过还是有些怀疑:「有这样的好事?成為他们的弟子难不难?都要做些什麼?」

  少年轻哼一声道:「不难,只要你通过他们的灵根测试就可以,平常就扫扫院子种种草药,很轻鬆的。如果不是答应过你外婆要照顾你,我还懒得这麼麻烦呢!也不倒盆水照照自己的德行,连村尾那条老光棍都不肯来提亲,以后你老了谁养你?」

  说话就说话,不带这麼侮辱人的!

  她天天早上都拿水盆照一次自己的模样好不好!外婆说她是天下间最漂亮的女子,就算现在不是,女大十八变,她总有一天会变得很好看的!朱朱在心裡用力强调,但她没有蠢到把这话说出口,否则面前这坏蛋一定会毫不留情耻笑打击她。

  仔细盘算一下少年的话,他虽然把欺负奴役她当习惯,可是倒从不会骗她,应该说不屑骗她。她这个样子,很伤心地说,人贩子看见她也会远远绕道,身上翻不出几个铜板,无财无色,就没有什麼值得人家打主意的。

  外婆走了,坏蛋也走了,村裡那些地痞混混一定会趁机来欺负她,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日后很可能真的会晚景凄凉。

  少年见她意动就不再劝说,大模大样坐下捧起面前的大碗赤溜赤溜吃起汤麵来。朱朱长得不好看,但是手艺很出色。

  终於,朱朱似乎认命了,一步步挪回桌边机械地吃完自己那一碗,然后站起身收了碗筷,老老实实回房去收拾行李。
  少年看著她忙碌的背影,心中泛起几丝得意,娘亲曾经说过,圣智派的伙食很差,弟子们平时洗衣洒扫等等事情都要自己动手,把这小笨猪拐上山,就不用烦恼这些琐事了,也算是完成了对朱朱外婆的承诺,正是一举两得。

  
1

评分人数

good3

TOP

求电子版的
good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