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完结] 【试阅】 [耕林][2012/11/26出版]《凤临天下10 宿命的逆袭(完)》作者:一世风流




本以為终於可以收工,包袱款款回家和老公继续恩爱去,
没想到情势却突然给她来个大逆转!?

听说过怀子旺母,但是没见过哪个孩子这麼旺的!
不但保佑琉月一路健壮无比,在冥岛上顺利过关斩将,
紧急关头还有贵人出手相助,再加上外围的强大兵马加持,
琉月的「征服冥岛蜜月计画」眼看就要大功告成──
然而,在这最后关头,这冥岛圣殿的疯狂圣祭司,
却在眾人面前揭露了一个惊天祕密,
使得局势大乱、眾人几乎濒临崩溃,
这下,到手的胜利果实瞬间成了烫手山芋,
琉月等人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只因眼前这等危急局面非同小可,
他们若不是大获全胜,便是满盘皆输……


网络版链接:
http://www.xmtxt.com/viewthread.php?tid=100773&fromuid=155402
1

评分人数

good3

精彩内容节录


    声势惊人,宛若长龙般的队伍群起呼啸而来。

  看情形,怕是所有冥岛的民眾都出动了,那通天的愤怒、那炙热的怒火,就算隔得这麼远,也让人清清楚楚地感受到。

  站在崖底的轩辕澈和云召看不清人影,只听见嗡嗡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惊天动地,对视一眼后,齐齐迈步就朝琉月的方向而去。

  他们原谅了冥岛王尊,但是并不表示他们就要与冥岛王尊一起共患难,在这样的情势下,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人流来得很快,疯狂的冥岛民眾们走过那高高的碧晶宫臺阶,穿过平日裡根本就不允许民眾踏步的碧晶宫,咆哮著朝圣殿的方向衝了过来。

  圣殿之后就是万仞神山,没有退路,也因此,前一刻还在為纳兰王族、為仇恨对峙的所有王权阶级的人,此时等於是被愤怒的冥岛民眾给围困在了此处。

  「圣殿得给我们个说法……」

  「万恶的圣殿,我们奉你為神明,你们居然杀了我们的孩子……」

  「杀了他们!他们毁了我们的下一代……」

  「為什麼?这到底是為什麼……」

  「……」

  无数愤怒、焦急、悲伤的怒吼响彻天空,无数男女老少,举著长剑、握著斧头、拿著菜刀、提著锄头……蜂拥著衝上前来,悲愤和震惊让他们可以豁出命去,只為替自己的孩子们讨一个公道!

  那由已经赶过来的银家护卫组成的护卫队伍,拦截在白玉桥梁的前端,把身后的冥岛王尊等人护卫起来,竭尽全力地抵挡著蜂拥而来的冥岛民眾。

  但是,面对这样强大的势力,没有人能够制止得住,只能不断地后退再后退。

  冥岛王尊站在白玉桥梁的最前端,见此眉色紧皱,看了眼带领著暴民衝上前来的连家、欧阳世家和银家三大家族的人,大吼道:「安静下来,都给我安静下来!本尊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那洪亮的大吼声破空而出,就如夏季的惊雷,震响四方,生生压过了暴民们的声浪。

  闻声,那些文武百官并没有发现,已经受伤的冥岛王尊為什麼还如此中气十足,只一个个围绕在冥岛王尊的面前,不敢言语一声。

  暴民那方,為首的连家族长连飞、欧阳世家的族长,听言则对视了一眼,齐齐举起了手,跟在他们身后的两族人立刻开始齐声镇压起来。

  暴乱,会让他们得不到结果,一拥而上不是解决事情的手段,他们需要知道為什麼。

  就在两族族长示意身后民眾不要开口的时候,碧晶宫的鐘声跟著响了起来。

  是银家的魅夜敲响了王鐘,那清亮的鐘声传达了出去,是在示意愤怒的民眾停下脚步,止住声息,王尊自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富有含义的鐘声,配合上两大世家的安抚举动,狂怒的民眾开始停下脚步,静下声来,聚集在一处,虎视眈眈地等著交代。

  见状,冥岛文武百官不由得暗自摸了一把额头的汗。

  与银家护卫对峙著的两家族长,愤怒的目光则跃过了冥岛王尊等人,移到了后方的圣祭司身上。

  「王尊请让开,我们有事要询问圣祭司。」脸色铁青的连飞,用词虽然客气,可那语气却如刀般尖利。

  冥岛王尊听言,看了眼连飞和欧阳於飞的父亲,微微摇摇头,叹息一声道:「连飞,先把人疏散到碧晶宫外去。你放心,今日本尊肯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欧阳於飞的父亲听言,面色一沉道:「王尊,这件事情跟你无关。王尊的势力有没有动手,我们清楚得很,这麼多年全是圣殿出的手。你不用再替圣祭司说好话,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今日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欧阳族长一话落下,他身后近处的民眾,立刻一阵应和。

  「对,碎尸万段……」

  「猪狗不如……」

  「……」

  如果愤怒的眼光能杀人,那圣祭司估计已经百孔千疮。

  冥岛王尊正想说话,那银家族长突然接过话道:「连飞、欧阳,先让大家退下,你们可以选出代表来质问。这样的场面和情况,很容易失控的,你们应该清楚。

  王尊既然说了会给大家一个交代,自然就会给,难道你们还不信任王尊?」

  听闻此话,连飞冷著脸摇头道:「不,这件事冥岛所有人都有资格听,若是得不到我们要的答案,我们绝不走。王尊,我们不能容忍你包庇圣祭司。」

  此话一落,紧跟在他身后的群眾虽没有出声应和,但是那眼神都清清楚楚地说明,他们绝不离开。

  冥岛王尊见此无奈地叹息一声,「连飞,你们……」

  「哈哈,包庇本祭司?笑话,王尊不想让所有人听,恐怕想的不是要包庇本祭司。」冥岛王尊一话才出口,那圣祭司突然冷笑出声,神态也跟著疯狂起来,「你们想知道為什麼?好,他不告诉你们,本祭司告诉你们,让你们心死个明白。」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射向圣祭司,包括已经站在一起的琉月、轩辕澈和独孤夜等人,场面瞬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等著圣祭司接下来的话。

  「圣羽,闭嘴!」然而,冥岛王尊脸色却陡地一变,转头朝著笑得猖狂的圣祭司就是一声大喝。

  「哈哈……」

  一身白袍的圣祭司见此,开始疯狂地大笑起来,带著一种绝对的疯狂,还有邪恶和冷血,此时他身后彷彿长出一对无形的黑色羽翼,让他看起来宛如一堕落的魔鬼,而非以往的神圣天使。

  看著圣祭司气息的转变,就算早就知道圣祭司不是好人的冥岛群眾,此时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充满嘲讽和得意的狂笑响彻在这一方天地,圣祭司看了眼满脸压抑的怒火和焦急,甚至还隐带著丝丝恳求的冥岛王尊,抬步缓缓地从圣殿臺阶上走了下来,朝著眾人逼近。

  他邪恶的脸孔看著眾人,嘿嘿冷笑道:「呵呵,本祭司不怕你们,做了就做了。不过,看来王尊怕本祭司说呢!」

  「王尊。」圣祭司此话一落,连飞和欧阳族长同时转眼,看向背对他们、看著圣祭司的王尊,沉声喊道。

  冥岛王尊听言,深深皱了皱眉,脸上闪过苦涩和愤怒,而圣祭司将此情景收在眼裡,笑得越发畅快起来。

  没有理会圣祭司的冷笑,冥岛王尊快速转过身,一脸沉重和无奈地看著冥岛眾人,再度说道:「不要去相信圣祭司的话,本尊说过,这件事情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先退下去,退下去。」

  「哈哈……」听著冥岛王尊的话,圣祭司的大笑声更加冰寒尖锐了。

  「不,今日我们一定要听他亲口说。」连飞摇摇头,死死地瞪著充满了黑暗气息的圣祭司。

  他从没违背过冥岛王尊,但是这一次,他一定要知道答案,一定要!

  「王尊,抱歉。」欧阳族长同样果决地拒绝了冥岛王尊。

  「哈哈,王尊,看来你养的狗也不听你的了。既然他们自己要死个明白,本祭司又何必再怜惜……」圣祭司一步站定在白玉桥梁的另一头,看著冥岛眾人的眼中充满了冷酷和疯狂。

  「你给我闭嘴!」冥岛王尊一声怒喝,声如惊雷地打断圣祭司要继续的话,同时转身朝著连飞等人道:「回去,都回去!算本尊求你们……先回去,先回去。」

  此话一落,所有愤怒和焦急的冥岛眾人齐齐愣了。

  他们的王,至高无上的王,曾几何时如此放低身段、如此求过他人?而现在,他却求他们回去,求他们先离开这裡,这……

  以连飞為首的冥岛眾人,看著冥岛王尊那满脸的苦涩和焦急沉痛,一瞬间都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站在另一边山崖上的琉月等人,却齐齐挑了挑眉,对视了一眼。

  冥岛王尊此时如此维护圣祭司,看来这其中的牵扯恐怕非等閒大小。

  他们知道冥岛王尊并不是全然没有责任,但照先前的想法,顶多认為圣殿是主谋,而冥岛王尊只是没有阻拦而已。

  不过,现在看来,也许他们的猜测还是有著偏差。

  琉月等人没有开口,最后才来的独孤夜和连轻也没言语,几个人只站在山崖上静静地看著。
1

评分人数

good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