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轩作品集》(4本)作者:王小轩 TXT下载

本帖最后由 夕。暮 于 2012-10-10 15:12 编辑

1、《平安喜乐》作者:王小轩

文案:
向平安是个普通人。──普通个头,普通长相,连性格也是不温不火的普普通通。唯有一样不普通:他是个GAY。不过迄今为止,这还是个无人知晓的秘密。所以,他还是很普通。


2、《纹生》作者:王小轩

节选:那天是正月初十。

  早饭後,乔均匆匆地来了一趟。很快就走了。过了一会儿,姐姐就说肚子里的胎儿动得特别厉害。为了快点请到大夫,自己去乔均府里借了马,到杭州府请了大夫,也就是叶清。

  叶清的诊断是中毒,而且如果要给大人解毒就保不了孩子,要救孩子就必须放弃大人。最後在姐姐的坚决要求下还是救了孩子。可孩子也中了毒,生命垂危。

  接下来叶清和蒋恒忙活了整整一夜。

  叶清想尽了一切法子救那个尚未出生就中了毒的孩子。

  他又是给孩子针灸,又是熬了药草给他熏蒸。婴儿却始终未曾出过一声。蒋恒见状不无担心地问:这孩子还活著吗?叶清头都不抬地答:有心跳。

  即使是在那样的情形下,叶清的声音仍然沈静温和,没有半分的焦躁不安。那一刻,蒋恒有些明白了为何他年纪轻轻便能够成为整个杭州府远近闻名的神医。

  後来,蒋恒不再发问,一心一意地给叶清当帮手。递药品,递用具。烧热水,擦器械。明明是呵气成霜的数九寒天,但叶清的额头上却渗出了密密的汗珠。

  蒋恒几次想替他擦汗,可都迟疑著没有上前。直到看见叶清自己举袖擦拭。他穿的是上等素绉缎,柔滑无比。汗珠只在衣料上沾了沾便迅速地滴落了。

  蒋恒终於下了决心,绞了块毛巾往叶清额上拭去。毛巾触及肌肤时叶清微微一楞,随即便微笑著向蒋恒道谢。那个微笑衬著他神情专注的脸庞,竟然令蒋恒的心跳漏了半拍。

  直到天色发白时,孩子终於轻轻地扭动了一下,发出了“哇”的一声哭喊。虽然这声音比起其它新生儿来显得那样微弱,但此时在二人听来无异於天籁。

  蒋恒一个箭步冲到叶清身边,低头看那个既脆弱又强大的小小生命。他的眼睛还是紧紧地闭著,手脚无意识地伸缩,嘴巴也开始一张一合。

  蒋恒这时无限惊喜地说了一句:是个男孩子呢!──等这话出了口,他才意识到自己在此竟然一直没有注意到这麽明显的事情!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叶清瞟了一眼。

  叶清却只是面露喜色地点点头,似乎并没觉得此话有什麽不妥。随即他好看的眉毛皱起来:要给他找点吃的。

  蒋恒也反应过来,这孩子还没吃过东西呢。可是,这一时之间,能给他吃什麽呢?又想起去世的姐姐,救活孩子的喜悦之情顿时消失无踪。

  两人正在为孩子的食物发愁,只听得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3、《这里还有我》作者:王小轩

  题记:
  做不成情人,让我们当朋友。不能拥抱,那麽牵手。不能牵手,那麽同行。
  我答应你:一直在这里。你一抬头就能看见,你一伸手就能摸到。
  请你记得:无论过了多久,走了多远,这里还有我。

节选:
 \"好的,我知道了。\"沈伟业挂断电话,走出酒吧大门,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团结路。\"
  果然,灯箱已经熄了,但门仍然半开著。沈伟业在门口静立了片刻,里面毫无声息,只隐约透出一团光。从这个位置可以看见招牌的模糊轮廓,\"稍纵\"二字扭曲著盘踞其上,显出几分陌生。

  他轻轻地推门而入。两个背对著他的人影以半俯的造型出现在眼前。一个是刘川,另一个看身形仿佛是陆曼。正犹豫著要不要出声招呼,蓦地听见一声尖叫:\"啊──\",吓得他一个激灵,不禁後退一步,正好撞到门上,发出一声轻响。
  陆曼,那个尖叫声的发出者,猛地回过头来。待看清来人是谁後,立即开口斥道:\"喂,人吓人,要吓死人的!\"
  惊魂方定的沈伟业皱著眉头想:\"怎麽抢我的台词?!真是先下手为强......\"还没出口反驳,刘川也转过头:\"都关门了,你跑回来做什麽?\"依然那幅标志性的懒洋洋声调。


4、《风中密码》作者:王小轩

节选:1

周全走进教室的时候,基本只有四排之前才有空位了。他环顾了一下,晃到第四排靠门边的位置坐下。这才注意到第一排居然已经坐了个人。这种选修课还有人早早地跑到第一排的位置上坐着,周全心里有些奇怪,不由多打量了几眼。那人趴着,身形也不象是熟悉的人,看不出是谁。正想着,那人突然抬头。以为是注意到了自己的眼神,周全赶快从包里往外掏书,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那人却并未转头,只是看了看表,竟起身向讲台走去。

这下大部分人的眼光都集中到了那人身上,目光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惊诧,本来很嘈杂的教室也突然安静下来。那人却跟没看见似的,面无表情地把包往讲台上一放,转向在黑板上写了\"叶争\"两个字。然后他总算用眼睛扫了一下周围,开了金口:\"由于某些原因,本学期《密码编码与网络安全》课程的教学工作由我担任 \"。语气与用词媲美外交部发言人。

不过学生们可没空去研究他的遣词造句,而是立刻发出了一阵哀鸣——要知道,原本讲授这门课程的刘老头是系里乃至全校都有名的刘大善人,选他课的人从来没有重修过,他开的课向来是人满为患——看看这黑压压的人头就知道了。刘老头的课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这是多年来大家的共识。可是现在这一屋子百来号捡馅饼的同学们突然发现自己手里的馅饼竟然变成了烫手的山竽,真是痛苦得连寻死的心都有。

周全坐在这个偏僻的角落里,无法投身到热烈的讨论当中,只好一边向叶争抛出一个个卫生球眼神一边在肚里暗骂。爆炸源叶争却象根本没看见这一片鸡飞狗跳之势,双眼平视前方,一言不发。

看见叶争穿着白衬衫站在讲台上,再配上一幅事不关己的神情,周全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切,还当自己当成是傲立于紫禁之巅的西门吹雪呢,吹灰还差不多。

又在心里琢磨:看这个叶争年纪大约也就是刚来的研究生吧,可神情中倒没有半分常见的羞涩甚至惶恐之情,多半不是个善与之辈。不过也许他只是硬绷着,心里不定多紧张呢。\"人类的肢体语言往往能流露出人的真实心理\"。周全想起有一次在哪儿看到的这句话,就又想去看看叶争的肢体。

果然,叶争的手正在发抖呢。发现这点的周全觉得自己简直是目光如炬。正得意,突然发现教室里很是安静,只有轻轻的\"笃笃笃\"的声音。定下了神,周全才反应过来原来叶争不是手抖,而是在用粉笔轻轻敲桌面。

他顿时感到郁闷。不过没等他来得及安抚自己的情绪,叶争老师已经再次开了口:\"各位,大家关心的不过是学分问题,所以请安静听我说几句。\"顿了顿,\"要从我手里拿到这两分,有以下三种途径:第一,认真出勤。到学期结束时,全勤的同学肯定通过。每缺勤一次就按点名次数的比例扣分。\"眼见声浪又起,他又敲了下桌面,\"第二,认真上课。每正确回答一次课堂提问得6分,也就是说,答上十个问题也就能过。第三,认真作业。每完成一次良以上作业就得12分。以上三种方法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任选一种或几种,只要能够超过60分学分就没问题了。\"

然后他又在自己名字后面加上了手机号码和E- MAIL,\"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不熟悉的来电不接听,只收短信,也不是一定回复。电邮必复。回头请学习委员将联系办法发给我,有什么事情我会和你联系。作业就不用收了,每周三上课前放在讲台上就可以了,我自己来收。自己做的就交,其余的就不用交了,节省点资源。另外,\"他又扫了一眼四周,\"我上课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不要讲话,不要喊报告,手机也请打到振动,其它无所谓。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再看了一眼,\"暂时都没什么问题,那希望大家合作愉快,学习顺利,谢谢。\"

写上\"绪论\"二字,叶争开始讲课。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1

评分人数

    • 夕。暮: 规范发书奖励!虾米币 + 30 XMB

谢谢楼主推荐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