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宁静的环境,淡雅的清香,浅浅的呼吸……诱发出恬淡的笑——

虽不忍心打断面前一对人儿的酣睡,司机却也只能无奈的轻轻唤道:“小伙子,小伙子!醒醒!到地方了!”

纵然司机已极尽轻柔地唤着这两位熟睡者,但睡的较轻的尘秋语还是郁闷地被叫醒,微拧着眉,尘秋语是有轻微的起床气。眯缝着眼,伸手轻轻抹了下唇角(习惯性动作,我们尘宝贝决不可能干睡着了流口水这么丢人的事啦!),尘秋语半迷糊地答道:“嗯!好……这就下车。”

嗯?他怎么倚着个会动的东西?斜抬起头,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尘秋语却依旧看到镀着金边的俊颜,睡得级熟,鼻翼微微浮动。额,貌似这一路上他是倚在凛逸肩上睡的诶。两个大男人……不知司机看了会怎么想?

脸上泛起潮红,挺起身子就奔门而出。一路狂奔,尘秋语跑了两步却又折了回来,打开另一边车门,一把拽起熟睡的凛逸就直飞宾馆。要不是他早交了车钱,恐怕司机就要做白工了……

一步不停地拉着凛逸进了电梯,尘秋语庆幸自己拿着门卡,否则在前台登记会更令他尴尬。在电梯里,尘秋语才反省自己,不过靠在他肩上睡了嘛,自己干嘛脸红啊!奇怪!在此期间,我们逸王爷根本没清醒,一直被尘秋语拉着走,可怜的他连自己第一次坐电梯都不知。

前台的服务人员傻眼地看着一清秀青年拉着一俊帅男子红着脸冲进电梯,

感叹:用得着这么赶吗?这都什么世道啊!
——————————————————————————————————
终于打卡进门,尘秋语一下躺在了床上,眯着眼,长长伸了个懒腰。

而凛逸看着尘秋语猫儿一般的动作,清秀的脸庞,一时沉迷,只傻站在了床边。

舒服够了的尘秋语睁开眼,看见凛逸呆呆地望他,脸又一红,一把把他推进了浴室。草草告诉他怎么操作,便终于把凛逸支开了。

边洗澡边想着尘秋语潮红的面颊,慵懒的动作,凛逸眼中闪着笑意,温暖而坚定的笑意。

深呼一口气,尘秋语冷静下来,这才想起房间里应该还有个人在的,那人哪里去了?

在房间里兜兜转转,这才看见门后贴着个便利贴(居然还是粉色上面有桃心的那种):

秋语,
家族有事我先回去了,你和旅游团一起回去就行!
不用担心我,记得想我啊!

爱你的:纭

唉!这小子还这么肉麻,尘秋语心想,但无奈中却透着丝庆幸,幸好纭还没看见凛逸啊……不过,这样的话凛逸就可以顶纭的位置,我也就能暂时收留他了,想到这,尘秋语便又开心了,在床上打了几个滚。

躺着躺着,尘秋语的世界开始模糊,眯着眼睛,好想睡哦——不行,大白天的,更何况凛逸还在这里呢!一会他出来还有事要问……唔,困……

飘悠悠地像悬在半空软绵绵的云端,尘秋语的神志极端不清醒中。

只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推他,手挥了挥翻个身,但骚扰却不断。尘秋语皱着眉,咕哝着:“纭,别闹……我困。”

凛逸尴尬地站着,怎么办?还叫不叫醒他?但……低头看了看自己,全身只罩了条他刚刚在浴室找到的浴巾,精壮的小麦色肌肤大片大片地泄露在外,水珠顺着墨色长发,刚劲的颈部,优美的肌肉线条直下滑至腰间的浴巾,瞬间消失不见。下午温暖的阳光斜射而入,在他身上反射出朦胧的光芒,配上深思的眼与抿紧的唇,犹如天神。

沉默,短暂的沉默摔碎了尘秋语的梦境。感觉不对的尘秋语回过身,勉强睁眼,便看到了半裸的凛逸。不是没看到过男人半裸,纭也经常只围条浴巾就晃荡出来,甚至懒得换衣服就这样坐床上看电视。但不知为什么尘秋语就是觉得有小小一丝震撼,凛逸的身材啊,真不是一般的好。

对视几秒后,凛逸沉声说:“我没有衣服可换。”“啊?哦!我借你。”尘秋语一下爬起,趴在床上便去够床下的行李箱。我够……我够……靠,什么世道啊!今天怎么够不到?在脑充血晕菜的最后一秒,尘秋语无语的爬起来,干笑一声:“那个,你等会儿啊!”便又跳下床去和箱子作斗争去了。

凛逸没说什么,只是在一边看这人儿在床边爬来爬去,只觉得他又有趣又可爱。(夜:嘿嘿嘿!逸啊,你不知道尘尘趴床上够箱子时是标准的诱受姿势吗?居然这么冷静唔。 逸:废话,我哪有那么禽兽。 夜:(小小声)你本来就是禽兽……)

终于在某尘的万般努力下,箱子重见天日,挑挑拣拣选了两件宽松点的衣服递给凛逸让他去换。尘秋语不得不叹句,凛逸就是比他壮实啊,穿起来是轻微的贴身,更衬出那完美的身材。

什么?你问凛逸刚穿越来就能自己穿上现代的衣服?那当然了,我们逸王爷那可不是一般的聪明呗!这么两件衣服只能算小case。——其实真正原因是因为尘秋语穿的衣服都很简约罢了。

经过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盘问。尘秋语终于知道凛逸的身份和穿越来的奇遇。只是他并不知道凛逸还隐瞒了那本怪怪的书。其实凛逸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隐瞒,就是觉得,那本怪怪的书——应该(绝对是应该)会有一点点用处。

“唉……”长长叹息一声,尘秋语的眼里隐藏着不知名的情绪,可惜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同情还是心痛,“那,你还是想回到宋朝的吧。我,尽量帮你。在这里的时候,我来照应你。至少要活下去啊……”

“无所谓了,回不回去,还不是得看机遇。”凛逸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垂首,“其实,回去了,如果看见没有我的世界,照样正常的运转,一丝改变都没有,不是更让人不好受吗?”

尘秋语瞅着凛逸,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这个男子,有着深沉的魅力。

“好吧,我先和导游说一声,你先跟我一起和旅游团走吧,到我家再说……”说完,尘秋语起身,去找导游商量让凛逸顶替纭的位置跟旅游团一起回去。

夜,悄然降临,有两个颀长的人影默默呆在房间。房间里只有电视幽幽的光芒。

望了望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凛逸,尘秋语真不知道怎么开口,该说什么。但是总不能一晚上都如此吧。死盯着电视屏幕,启唇:“凛逸……”

“嗯。”凛逸应了一声,却没有转头,依旧盯着墨黑的天幕。

“睡吧!明天还要坐车回我家呢,长途会很累的。你睡哪张床?”

“都好,你选吧……”凛逸终于将头转了回来,看了看尘秋语。

瞄了瞄自己现在倚着的床,尘秋语前几天睡的是另一张,之所以喜欢坐这里,是因为离窗户和电视近些。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回去自己的床好了。

因为懒得再下床穿鞋子,尘秋语就这样起身,决定直接爬过去。

汗,他还是低估了这之间的距离啊,好不容易够到了床边,却半个身子悬在半空,爬又爬不过去,退又退不回来,又不好直接摔下地,让凛逸看见这么丢人的事。尘秋语连连感叹今天自己还真是点背。

正进退维谷中,腰间一紧,身后响起一句轻笑:“你能不能目测好距离再付诸行动呢?”说着把尘秋语轻轻抱起,放在了床上。转身便径直躺进了自己的被窝。

尘秋语琢磨着凛逸转身前眼里的光芒,重重摇了摇头,也躺进了被子。
1

评分人数

    • 惑之: 更新奖励虾米币 + 15 XMB
good3

TOP

开篇感觉还不错啊
good3

TOP

第五章  阴差阳错的……
第五章阴差阳错的……

半夜,肩膀凉飕飕的,冷风直灌,隐隐觉得抽搐般的疼痛。不情愿的从睡梦中醒过来,轻轻动了动,尘秋语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又睡着睡着把肩膀露在外面了。轻笑,奇怪,自己怎么总是会左肩疼,就算是着凉,也应该两边换着来吧。

继续躺着,凝望幽黄色的床头灯,隐隐约约看见对面凛逸一动不动的沉睡。轻手轻脚的起身,唉,看来他还是去一下厕所吧。心理暗示的问题,半夜起了就是会想去厕所。

转回身,一下关了厕所的灯,眼睛眯着适应眼前的黑暗,迈开轻快的脚步。空调温度定得很低,寒气嗖嗖的侵蚀。

转了一圈,有一点——不困了。悄然坐在椅子上,凝望着漆黑的天。尘秋语歪着脑袋,笑了。

记得纭原来的时候说过,他笑的很有感觉……尤其是那种轻轻的笑……

笑之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发出轻轻的哼声,眼睑下垂,目光游离开来,睫毛抖动,右边嘴角微微上扬,慢慢的,肌理的每一丝牵动都清晰可见,有力的目光重新回到对方身上,微微偏偏脑袋,眉头放松而舒展……这种笑仿佛由心而生,如果加上单手支柱面颊……那就很有感染力了……(夜:超级喜欢尘尘的笑……)

尘秋语的笑,常常挂在脸上,以至于很多人给他的评论是——傻笑。但是却很少有人认真的去看,其实那种发自内心的灿烂,是最感动人心的。但有时,却有出尘的落寞。

随意的轻轻拉着抽屉,有时候人无心就是会有一些小动作。

却看见一个小纸包在抽屉中静静的沉睡,好眼熟?对了,想起来了,尘秋语拈起那个小纸包,思绪转到今天早晨。

————————————————————————————
“快点,纭,再睡你就睡死好了!”尘秋语瞪视着眼前的青年,伸脚过去踹了踹他。天,他已经够能睡的了,这位居然还没醒。再晚导游就该走了。

“秋语,嗯……不起……我困……”揉了揉眼睛,尘莫纭将被子直接蒙在了脸上。理也不理身前气得要暴走的尘秋语。

尘秋语恶狠狠地将尘莫纭的衣服丢到他身上,冷冷地说:“好,你再不起,我现在就回家。”说完就直往门口走。

离门还有最后0.0001mm,一个八爪鱼扒到了他的身上,冷冷打断身上人的道歉,“快起来吧,你以为在屋里就不会感冒吗?”

“你还是这么无情啊,唉……”踏着软软的地毯,尘莫纭回转身去拿自己的衣服,纤美的背影此时只着了一件短裤。在晨曦中带着深深的诱惑。尘莫纭的身材,是那种表面上看不到肌肉的平滑,却比尘秋语少了一点柔和,多了一丝纤弱。

伸手扯起衣服,尘莫纭直接就往身上套,正在忙着钻头的尘莫纭没有注意到有一个白色的小纸包正从他身上滑落下来。刚一把头钻出来,就看见尘秋语站在身前,手里拿着那个纸包,伸手递给自己。

一手夺下那个纸包,尘莫纭把它塞进口袋,一想又觉得有点偏激,又拿出来,吱吱呜呜的说:“我不是最近旅游水土不服吗?这是我找来去火的。”低了低头,又想到什么,“那个……这个晚上你要不要也吃一点?”

尘秋语狐疑地盯着尘莫纭,他没看错的话,刚才绝对,看见尘莫纭眼里的慌张,甚至还有些特殊的光。但他还是微笑着接过,放进了抽屉里。

————————————————————————————————
现在,这个小纸包就静静地呆着,尘秋语接了杯水,咽下了一枚药片。

在梦中,火光冲天,烈焰焚烧着世上的一切,尘秋语汗水不断的从额间滑落,痛苦的翻转身,那是一种燥热。却又不像发烧。

终于清醒,尘秋语只觉得腿上一阵阵的泛着热气,能量仿佛就要从身体里爆发出来。将被子一把掀开,想要借着冷气降一下浑身的燥热。却无奈,那一点点的凉意,跟本就是杯水车薪。

慢慢爬起,尘秋语缓缓走到浴室,打算用冷水来给自己降降温。却在刚刚走入浴室的时候,脚下一软,就这样跌坐在了浴室的瓷砖上。

一股清凉从身下跃上,舒服得尘秋语好想轻哼出声,却咬住了唇。他不想吵醒凛逸。

默默坐在浴室的地上,尘秋语身上虽然烦热,心里却很清明,望着这一片黑暗(尘尘刚进来就坐地上了,没时间开灯……),他还是笑了。

没什么好想的了,对吧?很明显……尘莫纭给他的,不是去火的药,而是能让人上火的——春药。但是尘秋语却一点都没有怪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相信尘莫纭,他也知道尘莫纭对他有一点不同,不同于普通的兄弟情。但真没想到——他会给自己下药。

静静的坐着,尘秋语不想动。他能怎么办,再乱动把火从身上挑起,只能有两个结果——第一,他去强迫凛逸;第二,他出去随便找个人上。无论哪一种,他都不想。

身上热气蒸腾,不同于以往描述的药力,尘秋语只觉得心神在飘荡,好像被什么蛊惑,只想要有东西在自己身上肆虐。而不是什么酥麻的感觉,激情的燃烧。

但是那种蛊惑却是致命的,人,最受不了的便是诱惑。

无奈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尘秋语临近浴缸,他真的没有力气,快没有意志力了。那种从心底里发出的渴望煎熬着他,真是有效的药呢!尘秋语暗想,居然能摧残人的意志。

爬进浴缸的时候,却不小心碰掉了沐浴乳。“碰!”的一声巨响。

完了,尘秋语心里只有这个念头。凛逸肯定会被吵醒。那样,未来就真的不可控制了。


“怎么了?”模糊的低沉嗓音从远处传来,还有窸窸窣窣的起身的声音。

尘秋语不敢乱动,沉声说:“没事,你睡吧……”顺便把自己往浴室里面缩了缩。他真的不想让凛逸看见这一幕的。

“嗯?尘兄?怎么都不开灯的?出什么事了?”凛逸一边说一边把手摸上了电灯开关。

“不!……”要字还没出口,尘秋语就被刺眼的灯光闪得睁不开眼睛,在心里哀呼一句,凛逸这个白痴。

当尘秋语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向凛逸时,只见他愣在了门口,显然被吓得不轻。也是,自己衣衫不整地坐在浴室的地上,身上也肯定因为发热呈现很艳丽的颜色,怎么看怎么像……(夜:咳咳,大家自行想象吧,我就不直说了。)

凛逸永远都忘不了,尘秋语那迷朦的眼神,粉红的皮肤,凌乱的衣衫,还有那勾人的低语。也许并不是刻意,但……那一幕,永远忘不了。
1

评分人数

    • 惑之: 更新奖励虾米币 + 15 XMB
good3

TOP

回复 1# 紫眸冰清 支持一下,加油
good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