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我已染了我的发,染段了所有牵挂

和同学去剪头发,话说开学一个星期了都没出校门,今天来到了学校对面的“金牛”小区。很久没来,以至于这里有了变化也不知道。我们还是走了原路,这里筑起了围墙,这里是泥泞路,我们说着这里还不如我们乡下的话。走着走着,看到前面那个女生钻了个洞出去,于是我们也效仿了,果真,很快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来到了这家沙宣,本来我是计划只简单剪下发的,结果被老板一忽悠,说我可以染个发,顿时像被洗脑了一样,也觉得自己都大四了,似乎真的要有一些变化了,于是,就染了一个棕色的头发。

  突然发现,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在镜子面前端详自己。我看着眼前这个人,脸特别大,长的一点也不好看,一张很显幼稚的脸,没在脸上花一分钱,不符合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气质,不说要化多浓的妆,至少淡妆还是需要的。说到这点,身为一个女生,我就特别惭愧!首先,这些东西吸引不了我,其次,太多东西我也不会、不懂,活脱脱一个“傻妞”的形象。我的弟弟都笑话我,说姐姐我太朴素了,这样男孩子不喜欢的!反正也就这样吧,你看,我自己都还无所谓的样子,有点可悲,又有种可恶的样子。

  我还注意到了我脸上的那两个小小的酒窝,这点,倒和父亲一样。虽说脸大吧,但大笑的模样还是应该发挥出来的,你说是吧?

  待不需要那么“认真”的坐着的时候,我就“打回原形”,成了那个“低头族”。我和我的朋友聊着天,时间也算过得快。那个理发师说什么半小时就可以帮我弄好一切,真是毫无一点时间观念,但更有可能的,这是他作为商人的一种套路——先把一个客人稳定,然后中途他可以帮很多人做头发,所以他说的半小时,可能是这种目的。

  我记得以前陪同学去做过同学,整整五个小时,让我特别记忆犹新。这里剪头发是20块钱,算是最便宜的了,毕竟是省会城市。我们那的县城好像是10块钱,反正无论如何,都回不到很久很久以前那3、5块钱的状态了。从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的生活在不断变好,才会生活无论在精神世界还是物质世界有了更高的追求。

  后来是到了最后的洗头发阶段了,是那个女老板帮我洗的。别人帮我洗头,总觉得痒,所以我就会缩下头这些,老板问我是不是怕痒,我说是的。这个时候,我也突然想起我的母亲来,此刻她就像我的“母亲”一样温柔的在给我洗着头。印象中,母亲还是小时候帮我洗过头,现在大了,倒也享受不了这种“慵懒”了。

  原来洗头之后还是要吹很久头的,我是今天洗了头出去的,这下一天倒洗了两个头了。这时候吹头发的老板倒也还算耐心,毕竟这在他们的服务范围之内。

  说到理发这门行业,我了解的不多,但感觉挺赚钱的,不过也要技术好,不然你如何在这无数个门面中脱颖而出呢?如何才能让你腰包鼓鼓呢?我只知道,认识一个小伙子,他以前在理发店上班,后来说是适应不了这药水,手脱皮这些,所以没干多久就辞职了。药水这东西,尽管老板当时带了一次性手套给顾客做头发,但怎么说,还是有害的,尤其是皮肤容易过敏的人。理发店的气味也是不好闻,但有时候也会觉得很香,像在烧烤什么东西似的。“行行出状元”,生活都不易吧!

  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染了个头发,也算一次改变。丑与不丑已显得不太重要,好歹和我眉笔的颜色同步了,管它。

  说实话,今天心情也的确有点“开小差”,但就在这尝试了一件新事物之后,顿时不好的心情就烟消云散,有时候新鲜事物的就是如此神奇。

  偶遇的人不说话,也会看到彼此的改变,太多活的无论是糊涂还是明白的彼此,都需要心照不宣,太多话不知从何说起,倒不是一笑而过,反正生活,美好的事物还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