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预告] 【试阅】[龙马][2012/12/26出版]《放荡公爵的小萌仆》作者:唐糖



系列:花语系列
编号:184
书名:放荡公爵的小萌仆
作者:唐糖
绘者:天吟
出版社:龙马
出版日:2012/12/26
级别:限制级

简介:
穿越到欧洲奴隶社会,林珂一不小心遇到了风流多金的蓝伯特伯爵。
蓝伯特不但趁林珂洗澡时强暴了他,更胁迫他成为专属女装男仆,
从此要伺候衣食住行,还要无节操的陪睡觉,保持最亲密的肉体关系?!
说什么最迷人,最绅士的公爵,这简直跟流氓毫无区别!
【亲爱的主人,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我都不会屈服的!】
林珂一心反奴为主,想要征服傲慢而霸道的主人,
而这场主人与小奴的游戏也正在慢慢的角色颠倒……

蓝伯特也搞不懂为何会对林珂越来越着迷,
不仅付出了前所未有的柔情,还给予他最为炙热的爱。
【我可爱的小仆人,你的义务就是要把主人服侍的舒服哦……】
为了得到小奴仆的爱,蓝伯特亲自对他进行「奴隶」调教,
誓要让林柯心甘情愿的沉沦在他的身下,
因为这具美味可口的身子此生只能为他绽放。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1

评分人数

本帖最后由 不想长大。 于 2012-12-12 16:05 编辑

试阅:

第一章  

  林珂穿着十五世纪的黑斗篷,戴尖尖的巫师帽,穿尖头鞋,拿着一把扫帚,闲来无事就看看水晶球。很显然,他是一个巫师,是巫界里小小的一份子。老实说,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巫师,虽然他懂魔法,但他的魔法经常会失灵,时间久了,他成了个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巫师,因为他的烂魔法总是捅篓子,没人再愿意给他活干。

  「林珂,你晚上去蹦迪泡美眉好还是夜街找女人?」
  晚上,占卜小屋里,死党笑眯眯地问林珂。
  「我想想。」林珂把玩着水晶球,想了想,认真地说,「月朗星空,还是去夜街吧,会有很多美眉出现在那里钓凯子才对。」
  死党对一干友人叫道,「听到了没?小珂说去夜街。那我们去蹦迪。」总之,林珂去的地方,他们是不会去的。
  「喂!你们什么意思?」
  「在巫界谁不知道你是出了名的魔法烂,还没女人缘,有你在的地方肯定没女人。」死党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
  「去你的!」面对这个不争的事实,林珂哑巴吃黄连,无从反驳。
  身边的一干友人站起来,准备向酒吧进军。临走前,死党不忘再问上一句,「小珂,今晚上你会找外国妞还是本国妞啊?」
  「当然是外国妞了。」林珂想也不想地说,外国妞身材既火辣又热情,简直就是他梦寐以求的情人。
  「兄弟们,我们晚上去泡本国妞。」
  靠!林珂怒气冲冲地站起来,「一群没人性的!有你们这样损人的吗?!」
  林珂咒骂一声,心情全被破坏殆尽,哪还有心情去泡女人。

  回到家,林珂坐到水晶球旁,随手抓起一把瓜子,翘着二郎腿。哼!不泡妞就不泡妞,他还可以玩其他的。比如现在不正流行穿越时空吗?他也决定顺应时代潮流,去一次时空之旅。
  拿起象征巫师身份的扫帚,林珂来到巫界的时空之门,左转转,右转转,思索着该如何穿越,他可没任何穿越的经验啊。在门外研究了半天,林珂都没看出任何端倪,这不就是一扇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门嘛!于是二话不说,直接使出魔法,朝里冲了进去。
  『砰』一声,林珂不知撞到了什么东西,一阵头昏目眩之后,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族长吹胡子瞪眼的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那么大冲劲你想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要先开门的吗?魔法的冲击波都把时空之门给弄坏了!」
  啊……林珂顿时明白过来,他前面撞到的是门板啊……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修门!」
  「是!……」
  林珂十万火急的又来到时空之门前,经过一翻乒铃乓啷的修理,终于修复成功!为避免再一次发生撞门的惨剧,以及维护他刚抢修好的成果,林珂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刹那一道耀眼白光蓦然刺来,紧接着,狂风大作,彷佛要把他吸进去一样。
  啊!啊!怎么回事?林珂非常艰难的迎着风朝里走了两步,忽然一个不明物品忽然朝他砸来,林珂不禁哀叫一声,不幸中招,被光荣的击晕了。怎么他穿个越就那么一波三折?!!
  再次醒来,族长又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林珂!难道你不知道要随手关门吗?时空之门里的守护石已经被时空的旋流给吸走了!你说该怎么办?」
  「什么?……」原来那个不明物体是守护石啊!
  「还愣着干吗?还不快给我去其他时空找!」
  真是烦死了!这个臭老头!每次醒来看见他准没好事!
  「不就是一块石头吗?」林珂漫不经心地说。
  「林珂!你到底有没有认识到你的错误!」族长气的在林珂耳边咆哮。
  「啊──别叫这么响!」林珂马上捂住耳朵。
  「守护石是我们巫界一族维以生存的宝物,正因为有了它。所以我们才有永恒的寿命。如果没了守护石,那么巫界一族很快就会灭亡!」
  「我把它找回来给你就是了。」林珂觉得他好罗嗦。
  族长对林珂头痛不已,这个闯祸精,「林珂,你听着!如果你找不到守护石!你就别回来了!」
  「呵呵,做梦!」他怎么可能为了那么一块破石头在其他时空待那么久?
  「别忘了你也是巫界的一份子。」族长试图唤醒他的一丝责任感。
  「守护石我会去找找看,但真找不到我也没办法啊。」林珂耸肩,事实证明他真的是一个很没有责任感的人!
  没关系,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他这个族长可不是白当的。「林珂,其实去其他时空多玩一段时间也没什么不好的。你不是一直想穿越吗?只是这次穿越的时间稍微加长了一点而已,最重要的是……」
  不见下文,林珂竖起耳朵,好奇宝宝状,「重要的是什么?」
  族长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眯起眼,算计说,「林珂,你还没谈过恋爱吧?听说异时空的女子个个貌美如花,热情如火,相信一定比现代的女子别有一番风味。」
  谁人不知林珂的感情史一片空白,还是个童子身,这个事实是在巫界里出了名了。谁不知道林珂想破处想疯了,可悲的是没个女人肯要他……
  「美女?」林珂白嫩的手指轻轻摸了摸下巴,色咪咪的眯起眼,这个听起来才具有诱惑力嘛!「那我就去多玩一段时间好了。不过我只能保证尽量找到守护石哦。」
  族长奸诈地笑笑,「快去吧。」

  从小到大,林珂从来没离开过老爸,就连出去玩也都是在自己家附近,这次穿越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不过,为了美人,林珂豁出去了!
  「小珂,你在想什么?」老爸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眯起眼问他,总觉得小珂今天回到家后,有点不太寻常啊……
  「老爸,我要穿越。」林珂咧嘴对他笑了笑。
  「不准!」老爸一听,一颗脑袋立刻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你这个惹祸精,去那么远的地方想祸害谁呢?在家荼毒你爸我一个人就够了,如果你穿越了,万一历史上出现了你的名字,我们林家一定会遗臭万年的,你让我怎么像林家的列祖列宗交代啊!」
  闻言,林珂的悲情指数顿成直线上升,巫界最可悲的人大概就是他了。老爸啊……别人这么看他也就算了,怎么老爸也这样啊……
  林珂泪汪汪地看着老爸,「我有这么恐怖吗?居然会连累到林家遗臭万年?!」
  老爸打定主意不同意林珂穿越时空。
  林珂一脸逼不得已地说,「老爸,其实我这次穿越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老爸瞥他一眼,「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老爸英明!我把巫界的守护石给弄丢了……」说完这一句话,林珂立刻跳得远远的,生怕老爸一个发怒劈死他。
  「你!你!你!」老爸牙齿打颤,手指发抖地指向林珂。
  「老爸,你要冷静啊!上回你发火已经把家里给烧了,我们家的房顶到现在都还没钱修复完呢,这次你可别再念错咒语弄一道什么霹雳火把家给全烧了啊。」
  「闭嘴!」老爸一副快要被气晕的模样,这都叫什么话啊?他这个做老子要被这个臭小子这样说!?
  「老爸,这次的事情是族长叫我去的哦,可不是我自愿的。」林珂立刻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老爸再次咆哮,「林珂!我警告在你,不许在其他时空干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不然你别想再进林家的大门!现在你给我滚出去!」



  绿色的山林,犹如明镜的湖面上,偶尔飞过几只鸟,岸边各式各样的花组成了一片花海,微风吹过,佛来阵阵幽香,好像一幅油画。可这是哪呢?
  转了一个小圈,林珂骑着扫帚缓缓从空中降落,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又酸又痛。四周林荫环绕,哪里有半点城市的影子,如果不是他眼花到智障的地步,他果然通过了时空之门,跨越了一个漫长的时空隧道,穿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只是为什么这里竟然是山林荒郊啊!他可没在野外生存过的经验啊……
  林珂依旧穿着奇怪的黑色斗缝,拿着一把破扫帚走山林在路上。走了一会后,听到一阵吵杂。这山林内莫非还有人?太好了!林珂二话不说朝声音来源跑去。
  马声嘶鸣,一个清透悦耳的声音传入林珂的耳膜,「没想到还有人?」
  「公爵大人,说不准来人也是跟这群强盗一伙的。」
  林珂站定后,望向白马上的人,瞬间呆住,美啊!想不到世上还有这般美少女。
  身穿红色骑马装的金发『美女』见林珂发愣,挑起漂亮的长眉,湛蓝的眸子微微一眯,打量起他。
  「嘿嘿……」林珂色咪咪的笑起来,他才穿越就能见到一个大美女,族长果然没骗他。林珂的神情猥琐淫荡,好像从来没见过女人。不过事实上也差不多,活了这么久,他还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少女!这个美少女湛蓝的眼睛就像一汪海洋。就在林珂看得神迷时,美少女忽然眨了一下眼睛。
  「啊!你的眼睛不要动!就刚才那样看着我!别动!」林珂大声阻止。
  蓝伯特坐在马背上,深感有趣,他知道自己的容貌向来迷人,不过被一个打扮怪异的花痴这样看着,实在有意思。
  感到有意思的不止是蓝伯特,还有周围的强盗,纷纷向林珂投去奇怪的眼光。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真是的。林珂立刻被他们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给惹火了。
  「再看我就揍人了!」林珂迅速的串到一名盯着他看的强盗身前,『威武』地挥了挥扫帚!
  留着八字胡的强盗愣愣地看着林珂手中的扫帚,嘲笑说,「小鬼,敢在大爷面前耍威风,你自寻死路!」
  「你们以为人多,我就怕呀?」林珂对着前方那群凶神恶煞的强盗,怒气冲冲地大喊。
  「臭拽什么!识相的就不要插手本大爷的事。」强盗直认为林珂是故意出来搅局的,为蓝伯特公爵拖延时间,等待救援的人马。
  「我不会让你们欺负『她』的。」然后,林珂立刻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美少女身上。
  蓝伯特冷着一张脸,没太多表情,让人觉得冷漠不已。
  林珂看看冷漠的美人,再看看四周凶神恶煞的强盗。只有傻子才看不出来现在的状况。本着美女有困难要帮忙,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的宗旨,林珂跑到美人面前,「美人,你是不是遇上麻烦了?要我帮忙吗?」
  蓝伯特静静的睨他一眼,没开口。
  「美人儿,我是因为听到这里有声音才过来的,你呢?」
  蓝伯特漂亮的长眉再次挑了挑,这个人喊他什么?美人?
  「美人儿,你别害怕,我会保护你!」英雄救美是他们林家的传统美德。
  「住嘴!」两个字冷冷的从蓝伯特嘴里吐出。
  什么?他没听错吧?美人叫他住嘴?而且这个美人的声音似乎有点粗?林珂发现美人漂亮的蓝眸内一片冰冷。原来是个冰山美人啊,够个性,他喜欢!所以,林珂当下决定展现他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崇高精神,发挥他怜香惜玉的爱心来拯救这个美少女。总之,美女有困难是一定要帮助的!
  「哪来的人,话这么多?兄弟们,先把他解决了。」四周的强盗已经被林珂搅的不耐烦,挥着刀冲向林珂,今天好不容易在山上遇到一只肥羊可以打劫,说什么都不能让蓝伯特跑了。
  「哎呀!你们这群暴力的山林野人,难道不知道现在是文明法治社会吗?」林珂忙骑上扫帚,躲过这一击,飞在半空看着下面胡乱叫嚣的人群。
  念起咒语,林珂俯身朝下急急冲去,犹如老鹰抓小鸡。底下的人群立刻分散开,蓝伯特席下的坐马扬起前蹄,受到惊吓的嘶叫。
  袭击成功!林珂对着脚下一个来不及逃散,正被他不巧踩中的口吐白沫,脚腿抽筋的「原始人民」唾沫横飞。「怎么样?够厉害吧!你们见过我这么聪明绝顶,勇武非凡,英俊帅气,深藏不露的帅小伙吗?」
  正当林珂意尤未尽,还想大肆渲染一番他身在「异乡」无依无靠的处境时,一声哀鸣打断了他,「小伙子……」
  「大叔什么事?」林珂向脚下气弱的强盗看去。
  「你!」只见那林珂脚下的年轻强盗气血上涌,满面通红,殷红的血从嘴角流出,脑袋一垂,缓缓闭上眼……
  「啊!血啊!」林珂一跳三丈,他最怕血了。
  林珂这慌张的一跳,正好砸在另一个对林珂「五体投地」的强盗身上。被砸中的强盗一个飞冲」,下刻呈抛物线的弧度摔落,紧接着,一阵『喀嚓』骨折的声音响起……
  短短几分钟内,林珂轻轻松松地解决了两个强盗,这在剩下的强盗里造成了一定的恐慌。太厉害了!太强大了!强盗们立刻蜂拥逃散。
  「你究竟是什么人?」蓝伯特骑着马,慢悠悠地来到林珂身旁。
  「嗯?啊!咦?」大美人什么时候跑到他旁边来了。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着眼前迷得他魂神颠倒的美人,林珂带非所问的「嗯」,「啊」,「是」全力配合。
  蓝伯特皱起眉,这个人是傻子吗?听不懂他的话?
  「这里是莱恩堡的领地。」蓝伯特优雅地跳下马。
  「莱恩堡是什么地方?」
  「你不知道?」
  「你方不方便带我离开这个林子?」林珂趁机要求与美人同行。
  蓝伯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浑厚而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你先回答我你是什么人?」
  林珂有一双不同于欧洲人的黑眸,黑亮通透,清澈逼人,引起了他的兴趣。
  「我嘛……只是一个迷路的人。」林珂撒谎说着,一双不安分的手摸向美人的胸膛。手下的平坦,让他忽然顿了一下,然后目光古怪的看向他。
  「我是蓝伯特。」蓝伯特的表情淡淡的。
  林珂摸了又摸,终于确定手下的触感的确是平的!而且蓝伯特并没有给他一巴掌骂他登徒子,也没有害羞的抱胸,这也太奔放了吧?林珂皱了皱眉,一直都想不通手下为什么是平的,更没想通蓝伯特为什么毫无反应?作为一个女人不是最在意自己的身材吗?
  「难道是我弄错了?」林珂不信邪地打量了蓝伯特半天,又摸了摸他的衣服,扯了扯他的头发,对他仔细地看了又看,「你这骑马装是男的吧?」
  「无礼!竟敢对公爵大人动手动脚!」跟在蓝伯特身后的侍从梅德卢呵斥他。
  「动手动脚?」林珂只顾着辨别大美人的性别,丝毫没考虑到什么礼仪道德的事。按现在的情形看来,他的确是在吃美人的豆腐没错。
  林珂豪迈的搭上蓝伯特的肩膀,一副兄弟死党的模样,豪爽地说,「我就是动手动脚,吃豆腐了又怎么样?美人的豆腐天生不就是被人吃的吗?」
  梅德卢立刻愣住。
  蓝伯特没料到林珂竟如此大胆,对来路不明的林珂好奇极了。
  蓝伯特说,「呵呵,如果你想吃我的豆腐,我倒有个更好的提议。」
  「什么提议?」林珂洗耳恭听。
  蓝伯特戏谑地说,「做我的奴隶。」
  「你也太自恋了?」就算他再怎么喜欢美人,也还没到将自己卖掉的地步!林珂立刻反射性的瞪他一眼,「自恋狂!」
  自恋?蓝伯特眼内的趣色更浓了,「前面可是你对我又拉又扯的,怎么就是我自恋了?」
  「哼!」
  「还有我是男的。」蓝伯特说出这个事实。
  「什么?」林珂一时无法接受这个打击,他前面居然吃了一个男人的豆腐?
  「另外,从现在起,我要你做我的奴隶。」蓝伯特决定将他带回城堡。
  林珂扛起扫帚就走,不再理会他。长得再美,是个男人又有什么用?
  「走什么!你还没回答我的话。」
  「主人你个头,神经病!」林珂下意识将他归为『脑子有问题』的娘娘腔那一类。
  「神经病?」蓝伯特眯起狐媚的蓝眸,似乎听不懂他的话,手里把玩着黑色马鞭,模样慵懒而媚人。
  虽然蓝伯特狐媚的模样,真的很让人林珂差点流口水,真是怎么看怎么高贵,怎么看怎么美,怎么看都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级人物。只是,可惜,他是个男的……哎……林珂又是无奈一叹……为什么这个尤物竟然是个雄性的呢?
  蓝伯特俐落地跨上马背,骑着马朝前跨了一大步,立刻把『娇小』的林珂拽到马背上,牢牢将他困住。
  梅德卢制止蓝伯特的举动,「公爵大人,你怎么可以把这个来路不明的人带回城堡?」这样与公爵大人同骑,会不会有危险?而且城堡里根本就不需要这么一个性格叛逆的奴隶……
  蓝伯特的眉梢微微扬起,「不用担心。」
  「我是莱恩堡的主人,也是这片领地的主人。即使身为奴隶,莱恩堡内的奴隶,也比其他贵族手下的奴隶生活优越。」蓝伯特的口吻中带着显而易见的优越感,似在说能成为莱恩堡的奴隶是林珂的荣幸。
  什么莱恩堡?什么奴隶?什么贵族?还不明白自己身处于哪个时代的林珂根本不理他。
  林珂高傲地说,「我不知道你究竟在说什么。」要知道巫界一族也有着高贵的血统。
  不管是什么来历,蓝伯特都不在乎。他只知道在自己的兴趣还没有消逝前,需要这个异国人来解闷。
  一阵淡淡的热气,拂过林珂的耳际,瞪向眼前俊美的男人,林珂蓦然想起他怎么可以这样没得到自己的允许就拽他上马?
  蓝伯特霸道地宣布,「我要你做我的小奴隶。」带着逗弄小宠物的味道,让被非礼的林珂觉得挺不爽的。
  「喂……」林珂发出声音,却在下刻成了呻吟。
  越来越多的灼灼气息喷洒到林珂的耳畔。林珂眨眨眼,再眨眨眼,感觉着耳边的热气,这不是梦,他的确被非礼了,还是被一个男人给非礼了!
  「死娘娘腔!」林珂拿起扫帚用力敲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该死!」蓝伯特发出一阵低骂,他什么都没做就被打了一下。
  林珂的面颊因为气愤,红得像只煮熟的虾。
  「打我是要付出代价的。」蓝伯特邪冷地说。
  「非礼我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一扫帚还算轻的。林珂很不屑地跳下马,『嗖』的一声骑上扫帚,飞离蓝伯特的视线。
  「太无礼了!竟敢伤了公爵大人!」真是太失礼了!
  蓝伯特不顾梅德卢纳闷的眼神,伸手抚着下颚,脑海中都是刚才那张愤怒的小脸蛋,然后没像往常一样直接回城堡,反而朝林珂离去的方向走策马奔去。
  梅德卢立刻默默跟了上去,看走他的方向,应该是刚才异国人离去的方向。
  「梅德卢,你先去跟其他人会合。我等下自己回来。」蓝伯特扔下话,马鞭一挥,加快速度朝前奔去。
1

评分人数

TOP

萌宠萌宠的

TOP